燒到39度C!不是開玩笑的……

很久沒有被病魔纏身,小小感冒、喉嚨痛不算,我是說那種病到無法走動那種病。 星期六一早,全身酸痛、四肢無力、忽冷忽熱、呼吸不順,頭痛得好像隨時快爆炸!呻吟了一個小時,終于甘願爬去看醫生。 Thermometer顯示:39度! 醫生說要盡量讓燒退去……我還蠻擔心是被伊文叮上了……醫生說,如果兩天后沒退燒,再重新診斷。 因爲這場病,我足足躺了兩天! 因爲這場病,周末無法幫媽媽大掃除! 因爲這場病,我錯過了主持Soler的《創作分享會》 ! 因爲這場病,我第一次請人代班Sunday Eleven! 因爲這場病,我看清了好些人。原來,有些人的“關心”,是很表面的。 病魔,快些遠離我吧。


沒有被‘講’的人是會死的?

昨天媽媽一邊看節目,一邊跟我敍述内容……其中是藝人“甄妮”暢談當下的生活態度和方式……聼媽媽說,甄妮反對女兒進入娛樂圈,因爲不願看女兒走自己走過的路。甄妮覺得好好的一個人,幹嗎要擺出來給人罵(她的意思是,做藝人常要面對外來的壓力和莫名的惡評),要唱歌就在沖涼房唱好了…… 聽著、聼著,突然想起身邊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都在平面“刊物”上被人有意無意地批評過。有建設性的建議,大家都沒話説,一般都會聽取、消化、反省、盡量改進。最冤枉的是,被一群不認識的人辱駡、詛咒、人生攻擊、說一些“個人情緒的惡言”…… 多年前的我,常會懊惱,總是不明白, 我身邊這些被“惡言重傷”的朋友都是好人,爲什麽上天要讓他們面對這些無聊的事情?They deserved better treatment!! Don’t they!?? 他們是好人~~~ 小學,我莫名其妙地被班主任提選為“School Model Pupil”,結果遭同學杯葛,在我背後指指點點……當時,我難過極了,我知道我不是“衆望所歸”的人選,但成爲模範生也不是我自願的啊,爲什麽那麽多人要惡言批評我呢!? 後來,媽媽說:“沒有被‘講’的人是會死的!再偉大,再出名的人都會被人家‘講’的啦!” 哈,這句話,我後來也用來安慰自己,安慰友人~


時間,可否為我停一下?

進入2008年之前……不知怎麽的,將“時間,可否為我停一下”設為msn的Personal message……那天某位朋友突然提起,說喜歡這個message。 坦白說,這句話不是什麽新鮮詞句,這也不是我第一次用它……我,卻經這麽一問,突然有很多很多感觸。 2007年,真的,已經過去了! 2007年,太多改變。 我的工作換了(辭去電臺音樂總監); 我的事業心減了(認識我的人應該都看得出吧?); 我的朋友們變了(有些遠離了、有些“深交”了……遠離了的朋友們,無論是什麽原因,你知道,我是難過的); 我的感情豐富了(2007年流下特別多淚水!); 我的腦袋“空蕩”了(今年沒有讀很多書,真要命!); 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變…… 我腦子裝滿很多很多想說想做的事情,卻永遠都來不及好好給它處理掉。去年12月,我的“聖誕”blog都還沒寫完哩!氣不氣人? 剛剛在回家的路上,想要寫在Blog的所有東西都忘光了! 可能,我累了吧? 迎接2008年,我的思緒是錯亂的,我的心情是複雜的。 我,會努力,活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