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地球表面

去年,五月天帶我們“離開地球表面”,上個星期六,他們“回到地球表面”啦。 新加坡是“回到地球表面”演唱會的第一站,所以,我也應該捧捧場嘛! High…應該是每個人的心情。 | 回到地球表面后,我開始瀉肚子……一直到現在…… 朋友笑我,說我一定是“水土不符”。哈哈!或許吧。一年了……習慣離開地球表面的生活,突然得回來…… 可否,再一次離開地球表面!?


Hey Buddy, I’m so proud of you..

Knew this fella for so long..hhhmmm…almost 15yrs i guess? haha…wow…i’m really getting old. 我們認識,真的是從他“當兵”的時候開始的啊!哈哈。當時,大家都在民歌餐廳駐唱。 Ric, the ex-DreamzFM guy, the Lilac Saint guy who just ended his “秋胡”’s character in 《都是當兵惹的禍》 。 《當兵》落幕后,聽説大家都有失落感,Ric(秋胡)也不例外,畢竟大家天天朝夕相對。 Though this blog came a little late (coz the play has already ended last week), i just wanna say you guys(the crew & […]


it’s a chicken and egg problem

問題的產生,很多時候是因爲“惡性循環”,一個問題銜接一個,雪球越滾越大。不去面對所謂的“root of the problem”,問題永遠存在。 You,or what you’ve done may be the root or the cause of the whole problem。So,don’t get angry or upset for what happened…you may be responsible for that!


子欲養,而親不在

放假短短5天,接到兩則好友親人逝世的消息。 P的婆婆與病魔鬥爭了好一陣子。眼看婆婆一天天變得虛弱無力,進出醫院幾回,還是無法得到最佳解葯,家裏上上下下煩心不已。 4月11日,P的婆婆走了。 4月14日,從深圳往香港的火車上,接到YC的簡訊…“My father just passed away”… 我回到新加坡的第二天,出席了YC爸爸的葬禮。聽説是急性肺炎。突然昏迷,送到醫院不到一天就走了。 在Wake的時候,和YC聊起一位不願與我們聯絡的好友M。M其實有些私事,結果與世隔絕(斷絕與之前“深交”往來),不見人也不想被聯絡。後來聽説,M對自己家人也如此,連爸爸中風躺在醫院,都沒去探病。 YC勸M,說爸爸病了,去看看他吧。 M說給她一些時間。 “時間不會等你的,錯過了就沒有機會了!” 聽到這裡,我的眼淚已經在眼裏打滾了……


等什麽呢?

不知道。 前幾天已經想好今天怎麽充實地過……結果,哈哈,還是很“nuah”。 星期三從深圳、香港回來,滿腦子要blog的事件和心情……就是提不起勁兒。 説好,4點以前到公司處理一些瑣碎工作,晚上8點再緩緩去室内體育館看陶喆演唱會……現在都5點了,我還真不想出門! 重新猛K之前看過的《Sex and the City》電視版(6 seasons 都必K完!),期待五月尾上映的電影版!再看多一次,還是如此精彩。《Sex and the City》 is not just about SEX!! 它帶出了溫馨的愛情、友情、親情、人事問題等,還好除了chong,現在多了一個可以討論劇情的Anata……幸福! 終于利用短暫的假期,讀完了《Tuesday With Morrie》 ,被裏頭一些小故事感動,迫不及待想與身邊一些好友分享……他們應該不會嫌我過時吧?這書都發行幾年了! 越想越多東西做……哈哈,還是在看多一集《Sex and the city》,等多一下再出門吧。


天使與惡魔的交戰(1)~天使慘敗

心理住著天使與惡魔。 善良的天使,充滿愛、信任還有和諧,可是,最近被可恨的惡魔不斷地“放毒”……天使,漸漸失去了信任,也忘了如何去愛。 天使啊天使,你變成什麽顔色了呢? 雖然惡魔不斷地放毒,很多時候卻預言了事情的真相。 那,我是該繼續相信惡魔?還是細心呵護,讓天使慢慢痊愈?


讓~

“我們一起蓋的羅馬 妳卻跟他拆了城牆 踩過我用摯愛建築的天堂” 我喜歡這句歌詞。這是姚若龍老師為楊宗緯《鴿子》專輯裏的主打歌“讓”,填上的歌詞… 那天在剪輯楊宗緯的訪問,配上了這首歌,旁邊同事聽到,突然放下手邊工作說:“哇!這麽殘忍!這句歌詞寫得好!” 非常有畫面的3句詞。 Anyway,因爲楊宗緯到訪,OMY娛樂團隊想了一個“MV教唱”單元,希望在嘻笑當兒,可以學學楊宗緯“催淚式”的唱法。 這回,換我変裝主持(只想跳脫平時的形象)……唉,丑死了。哈哈。有人說,我可以跟Ugly Betty比丑! (看看楊宗緯怎麽歇斯底里唱情歌) (野獸 丑男 丑女…要丑,大家一起丑!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