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Norton never fails me…”

跟一個“movie fanatic”朋友吃飯時,聊起《The Incredible Hulk》。 我們兩個都喜歡今年推出的版本(2003年李安導演拍的《The Hulk》,因爲特效不夠逼真,而且“化妝”技術讓 Hulk看起來太“假”,所以我們沒有很喜歡),not sure about my friend,but 這個Hulk長得比較像我小時候在“電視機”裏看到的Hulk。 My movie-fanatic-friend commented,”Edward Norton never fails me…” Well, I have to agree! Before 《The Incredible Hulk》 was 《The Painted Veil》 , a love story which made me teared a bit. In 2006, Edward Nortan acted in 《The Illusionist》 & way way before was 《The Italian […]


Sunny day歌詞

兩個月前通過SundayEleven送的一張EP~~籐木一惠的《Sunny Day》。這是電影《死神的秘密》主題曲。 歌者籐木一惠也是《死神的秘密》女主角(本名小西真奈美,籐木一惠是劇中名)。坦白說,我並沒有覺得她唱得很好,但是,這歌的旋律編曲和電影畫面搭得不錯,所以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不知道什麽原因,這歌總給我一股力量,可能是因爲歌名,也可能是因爲電影某些正面的訊息。上回在送單曲的時候,隨便上網找了歌詞念了一遍,結果有聽衆要求重念(因爲她來不及抄)…… 哇,要抄歌詞!?還是認真點吧。 於是,我特地請好友志豪幫忙,他華語、日語都行,找他准沒錯。 他修改了原來網上找到的那幅詞,念起來,也覺得順暢點(紅色是他改過的部份,若有什麽不對的地方,歡迎留言修正 )~ Sunny day 作詞:小林夏海 作曲:田中隼人 こぼれ落ちたのは 涙じゃなく祈る声 滴落下來的 不是眼淚是祈禱的聲音 見上げていたのは 雲の上の太陽 曾經一直抬頭仰望的 是雲層之上的太陽 眠るように生きていた いつも孤独だった 像沉睡般地活著 總是這樣孤獨著 君に出会うその日までは ずっとずっとここで 直到遇見你的那一天 我一直一直都在這裡 ひとりでも歌える 愛の歌があるとしても 即使有這麽一首一個人也能唱的情歌 ひとりでは探せない 両手に触れたこの温もり 獨自一個人卻不能找到 雙手觸碰的那份溫暖 仮面を纏えば 忘れられる気がしてた 曾經一直感覺只要裹上面具就能夠遺忘 記憶をしまった 箱に鍵をかけて 把收藏起記憶的箱子鎖上 あんな暗い場所でさえ 君を見つけ出せた 就連那樣陰暗的地方 也能把你找到 戻ることができなくても もっともっと遠く 就算不能回到原點 也要走得更遠更遠 ひとりきり覚えた 愛の歌があるとしても 即使有這麽一首獨自一個人學會的情歌 ひとりでは届かない ドアの向こうで待つ明日へ 獨自一個人走不到的 在門後等待的明天 ここからもう一度歩き出す with you… 從這裡再一次邁出腳步 with you… 悲しみを優しさに 変えてみせるから 我要把悲傷轉變成溫柔給你看 いつかは必ず 本当の自分を許せたら 當有一天能夠接受了真實的自己,必定 痛みも消えてく きっと 傷痛也會消失 一定會的 ひとりでも歌える 愛の歌はもういらない 再不需要這麽一首一個人也能唱的情歌 ひとりでは探せない 陽だまりのようなこの温もり 獨自一個人不能找到 像是陽光般的那份溫暖 君となら探せる 見たことのない明日を 要是和你一起就能尋找到 那未曾見過的明天


落髮Day2:她們…讓我感動想哭

7/7/08    星期一  (晴)   落髮隔天,吃早餐時,媽媽提起被記者訪問的事…… “昨天記者問,你在剃頭時我站在哪裏,我說我在二樓,全家都在樓上,看得比較清楚。然後,記者又問我有沒有被感動,我說我感動得落下一滴淚。哈哈。其實,我感動到想蹲下來大哭!……” 可愛的媽媽,聼你說到這裡,我也很想蹲下來大哭。 | 下午,在公司踫到小豬,談起前一天在落髮會場發生的事情。她說她上前跟我媽打招呼,結果兩個女人一講起我剃發那一刻,都變得有點激動。 小豬認真對我說:“我不知道爲什麽,看到你落髮那一刻,我簡直就想哭……” || 聼到這兩個可愛女人的話,我才是那個感動到想哭的人呢~


難以抗拒的誘惑

睡不着。 活該,誰叫自己不聽話,吃太多,所以淩晨4點,肚子撐得很! 除了今天11點的晚餐+brownie,最近腸胃裏裝最多的,應該是月餅吧..哈哈。沒錯,農曆七月都沒到,我已經先“過”中秋啦。 因爲身在媒體屆,這幾年托身邊記者或DJ的福,常有機會率先試吃好多新鮮口味的月餅。(我只顧著吃,竟然忘了拍照) 過去這一周,我吃了什麽什麽雜水果冰皮月餅、紅酒+巧克力冰皮月餅、新鮮jackfruit和芒果,等等等等。 我不太愛傳統豆沙和蓮蓉月餅,太甜;有蛋黃的更糟,“很肥”! 某年開始被媽媽影響,我只吃“食珍”的芋泥月餅。後來,Raffles hotel推出各種不同口味、裏頭裹巧克力的冰皮月餅,也成爲我每年的期待。 好同事好朋友都知道我難以抗拒巧克力的“魅力”,凡是巧克力口味的月餅,他們都盡量留一塊給我。 去年……我自己“kiasu”(怕輸),用“旗幟”霸佔了我應有的“幸福”……


第一次光著頭逛街

落髮活動后,和弟弟、弟媳去茶餐廳吃東西。大家都盯著我,就是沒有人上前問我爲什麽“光頭”。 無所謂,我專心地吃我的土司。 填飽肚子,去看了場電影《21》。電影放映時間多長,我的頭就“凍”了多久。走出電影院第一件事,買一頂帽子保暖! 聼見一個小男生驚訝地說:“Mummy,I never see a botak girl before..” 幾個小時,就引起這麽多好奇眼光,還有不是很友善的“指指點點”……想起那些帶著口罩,沒有頭髮的癌症病童……他們需要花多少時間去適應這些無心者的“無形傷害”和壓力呢?


擔心..

昨天,隨手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好友。電話接通,簡短“哈啦”后,才發現好友媽媽在ICU。 此刻,我們也是簡短慰問便收綫。 以我們的默契,即使不說出口,對方都知道,有什麽需要一定會通知。 過了一夜,還沒有消息…… 祈禱,是好消息。


越老,越沒有安全感?

我的Meeko小時候很頑皮,每天都想往外跑,大門一打開,還來不及戴上狗鏈,它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它今年7嵗,是的,年紀不小啦……哈哈。 現在,我們把大門打開,它會害怕我們把它趕走,不用狗鏈綁著,它一定會乖乖等我們發令才敢踏出家門。 Meeko有皮膚病,所以我們都不讓它進房間。 這幾年,Meeko都乖乖待在客廳和飯廳,除非下大雨或打雷,它才會驚嚇過渡跳進房間找依靠。 | 不知怎麽的,兩個月前(一直到現在),Meeko有一點點反常。夜深人靜,尤其爸媽不在家時,它會坐在我房門外撒嬌、偶爾哭泣……聼了讓人心痛、内疚。本來不應該讓它進房間,結果還是心軟…… 人越老越沒有安全感,狗也是。


支持“落髮行動”的親友團

我的家人全員到齊。 大伯一家也來。包括其他阿姨叔叔表堂兄弟姐妹們,應該有近20個。很誇張吧? 家族裏不只我一人剃頭,我堂弟(Sien)比我早報名。 | ************************************************************** 同事朋友們.. 6個落髮DJs們:我(也代表OMY)、文鴻、Ken、堅文、志明和彥志。 電臺其他女DJs們,都在臺上主持、打氣:麗梅、小豬、靈芝,還有在台下忙著拍照和趕場的安娜。 || 送花、合影、索簽名的聽衆及網民們|| 我在OMY“兒童癌症系列報道”中訪問的Zoe一家。Zoe爸媽也一起落髮! 特地路過此地,為我們打氣加油的Bob-san和展倫兄|


簡簡風

這事,發生在我落髮前的一個星期。 話説,有一天晚上,心情鬱悶,便隨手拿起了胡至宜的 《帶著獅子在沙漠中行走》,想借用書籍催眠自己睡覺。 開始讀“出買便,電聯”第一段,突然放聲大笑!!三更半夜,一定把左鄰右舍從睡夢中驚醒!哈哈。 因爲一直忘了把書帶到公司給彪哥看,所以決定將這一小段blog起來,讓他有點feel…消化一下,然後融入每日對話……大家一起“簡簡風”: 最近公司揚起了一陣“漸漸風”,就是不論說什麽話,都要說成中文縮寫,這好像是從速食店裡學回來的。譬如說,我們到麥當勞點餐,點了五杯熱咖啡兩個麥香魚和三個麥香雞,有效率的店員就會向廚房喊:“兩魚三雞五熱咖!”猛然一聼真想替她接個下聯,好比“千秋萬事百老匯”什麽的。 呵呵,“千秋萬事百老匯”!? 雖然這不是什麽新玩意兒,幾百年前身邊朋友都在玩“簡簡風”……可是,我覺得這種語言遊戲,是不會褪潮流的。踫到對的karkee…還是會很好玩。 Bernard電話響,我們要他快點接電話:“你媽電”(你媽打電話給你);雞慢……妮可基嫚。 噢,《P.S. I Loved You》的“書信”idea,是看了這本書來的。很難聯想吧?


落髮女生不只我 其他百多個一樣勇敢

剃刀滑過腦袋,只聽見“zzzzZ…..zzzZzz….ZZz.z.z.z.”的聲音。旁邊DJ們都在講述當下心情。輪到我…講什麽好呢… 此刻的我,只知道台下有很多人。 慢慢地回過神,聽見台下好多聲音。 “加油” “珂寧,你好勇敢” “….” 真感動~ 如果我是神,我會把你們為我打氣的力量傳給真正需要的癌症病童。:) 其實,落髮的女生不只我,還有其他百多個。她們一樣勇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