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Pair of Shoes Never Fail Me..

我很喜歡這雙鞋。 因爲它可愛、好穿又可以讓我“長高”至少5公分。 穿著這雙鞋,常會聼到:“你的鞋很好看,哪裏買的?多少錢?” 上回到癌症病童Zoe家,小朋友和媽媽看到這雙鞋都非常開心,頻頻說:nice shoes! 一雙鞋子,原來也可以讓身邊的人那麽快樂。 最近很少穿這鞋,應該說有點捨不得穿……怕它被我穿坏了。這是去年買的,坏了,應該就再也買不到了。


落髮Day06: 被陌生人點亮的一天

11/7/08 星期五(雨/晴) 過去這幾天,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公司,負責我們這個樓層的清潔美女,以往都不跟我打招呼,自從我落髮后,她每天都會跟我笑:“又見到你了……你現在很好認!” 呵呵,光頭女子,當然好認。 今天收到了一個陌生人的“I.M.”。從名字上,不確定是男還是女。重點是,他因爲看到了報章的報道,只是純粹為我加油。 超感動~


有史以來 最緊張的乒乓賽

昨天傍晚,乒乓女單8強賽。本地馮天薇對張怡寧,本地李佳薇對美國選手。公司上上下下不少人在等著看現場直播…… 結果,是有“Live”啦,live score update!!哈哈,goodness。這是大家昨天看的乒乓賽: | 應該有半個小時,我們就這樣看著計分板。原來,這樣看“球賽”也還蠻緊張的。大夥兒,就這樣瞪著4張照片,和幾個會跳的數字,一直在喊“加油”。 多好笑! 馮天薇輸給張怡寧,進不了四強。真可惜!不過,可以以3:1敗給張怡寧,大家都覺得馮天薇輸得漂亮。 李佳薇勝美國,四強賽將會張怡寧對打……hhhhmmmm……


奧運,陪我度過了多少歲月?

上星期一下午,蕭敬騰記者會後,《我報》記者“知足的小女人”、咱們家攝影“阿財”,還有我,一上車就從奧運開幕開始聊……一直講講……講……講…… 講張藝謀指導的開幕有多精彩,用了多少人力和技術,呈現中國古至今的歷程。 然後講,中國怎麽可以做到,把“最後一個火炬手(李寧,前體操王子)”的秘密守得那麽緊。聽説,李寧都是接近半夜時刻,等體育場人去樓空才彩排,出門時連老婆問起都沒說…… 然後然後,我們3人各自聊起自己喜歡,並追看的項目……講……講……沒完沒了。一個奧運會,不只製造商機促進經濟,也製造不少話題拉近彼此距離。 這一次的奧運在中國舉行,沒有時差的關係,有些比賽項目我們将會因爲工作而錯過現場直播。大家突然很想念4年前,半夜在睡夢中爬起來觀賽的日子……(人就是這樣,永遠都會記得之前的“好”,忘了當時“不夠睡”、“很累”的埋怨,哈哈) “知足小女人”說,追看奧運好像是1992年的事,因爲當時出水痘,所以是被逼待在家裏看電視轉播…… 我開始回想…… 1988å¹´Seoul的奧運,我應該是在學校,聼老師講述、跟同學討論……之後趕回家看排球和乒乓賽(印象有些模糊……)。 1992å¹´Barcelona奧運……我愛上了“體操”,覺得選手們都很了不起,可以在空中旋轉那麽多圈,然後在她們落地的時候,我會秉住呼吸,祈禱她們可以穩住腳不要跌倒,,美美“落地”。 1996å¹´U.S. Atlanta奧運……我愛上了田徑飛人“Michael Johnson”。 2000å¹´Sydney奧運開賽的半年前,我到澳洲去找朋友。買了一堆的紀念品……mmmm,買了什麽呢?不太記得,應該是磁鐵徽章之類吧。是時候挖記憶箱看看。 那一年,我被媽媽影響,開始愛上“跳水”。當年,追看的運動項目更多。(奇怪,當年我不用工作嗎?不記得了~ 哈哈,記性真差。) 2004年奧運回到“起跑點” — Athens。弟弟不知道那裏來的狗屎運,參加了某個商場的比賽贏得冠軍,結果隨著Singapore Team到雅典,支持乒乓選手李佳薇和羽球選手Ronald Susilo。真讓人羡慕……我是說我弟弟。 | (昔日的本地體壇情侶) 4年前,我依然愛“跳水”,也愛“亮晶晶”。 今年,因爲被“知足小女人”放毒,愛上了小飛魚Michael Phelps!哈哈~誰不愛他? 贏了8面金牌,還刷新不少世界記錄!


落髮Day05: 林志玲讓我頭皮發麻

10/7/08 星期四(晴/雨) 今天《赤壁》記者會,在小組專訪時,有人問首次演戲的林志玲,爲了藝術犧牲的尺度到哪裏(當時聊到《赤壁》她跟梁朝偉的親密鏡頭)。 發問人指著我,問林志玲會不會把頭髮剃掉。 這問題來得太突然,我……有點尷尬。 林志玲知道我是為慈善落髮后,瞪大眼睛看著我:“You’re so brave!!” 我忽然感覺臉燙、頭皮發麻,哈哈。真不好意思。 (omy vodcast看甜美林志玲) 同一天晚上,在《赤壁》首映會見到了一個一直只在MSN聊天的朋友,見面的第一句話竟然是:“Wow!! Cool Hair Style!!” 這“髮型”真的那麽適合我嗎?哈哈…… 謝謝~


雖然是“中國”vs中國,我還是希望我們奪金!

中學時期,我幾乎每天都泡在排球場。以我的身高,沒有人相信我曾是排球校隊選手,哈哈。 下雨沒得練球的時候,我們不是練體能,就是打乒乓。我對乒乓的興趣是那個時候培養的。 當作運動也好、打發時間也好,就這樣一直偶爾打打乒乓……直到poly畢業。 1988年首爾的奧運,我就開始追看乒乓賽。以前支持中國隊,上屆愛屋及烏嘛,自然地就因爲李佳薇而支持新加坡隊。 前天下午,女子乒乓團體賽,新加坡對韓國拼得你死我活,打了3個多小時,整個報館各角落都可以聼到“啊~!”、“oh no!”、“哎呀!”、“wahlao…”等等的哀叫或歡呼聲。非常有趣。 omy同事一邊趕工,一邊“偷偷”看球賽。後來咱們的頭頭蔡總(蔡深江) 也坐下來和我們一起觀賽,大家才放心地看…… | 傍晚6點多比賽結束后,所有同事開始寫稿、update部落格,歡呼並恭賀新加坡的勝利。新加坡終于有機會爭奪奧運金牌! 不管怎樣,就算大決賽只奪得銀牌,已經是可喜可賀的事了。 星期五到今天,全城都在討論今天進行的大決賽(新加坡對中國)。基本上是“中國”對中國, 哈哈。聽説張怡寧和李佳薇小時候是朋友。 中國隊都是top選手,張怡寧(世界排名第一) 、郭躍(世界排名第二)和王楠(世界排名第五),希望馮天薇繼續穩住打法,李佳薇不要有太大包袱……雖然是“中國”vs中國,我還是希望我們奪金!讓新加坡擁有第一面奧運金牌。 上www.omy.sg看最新戰況和成績吧!


聞到咖啡香 讓我有種莫名的幸福

7月31日,在邁入恐怖8月的前一天下午,因爲有開不完的會,所以我差點兒錯過了《12蓮花》原聲帶的發佈會,趕到現場只來得及聼最後一首歌。 8月,真的很恐怖..恐怖地忙。第一,因爲是農曆七月的緣故(omy整個月份都在搞鬼);第二,因爲奧林匹克的緣故(omy周末不打烊地跟進報道,同事報道,我追看);第三,因爲我們的工作程序系統要改進的緣故(好幾個同事,包括我,每天都有開不完的會,還有test不完的’system’)。 7月31日傍晚,記者會結束後趕去上課,忙忙碌碌整個星期,終于可以暫時慢下腳步。原本下課約了朋友吃飯,但想到還有工作沒完成,而且同事們也還在打拼,決定……回公司繼續奮鬥吧~ 晚上9點,載著大家點的飲料回公司…… 疲憊地開著車……聽著歌…… 後坐飄來一陣咖啡香,讓我精神起來。 濃濃的咖啡香味,一路陪著我。突然,有一種很幸福的感覺。 | 後來,把一杯cappuccino和一個巧克力香蕉蛋糕留給一個也在加班的前同事:Hey, I left your cuppuccino & a melted banana chocolate cake on your desk, eat it before it becomes cream.  (<–這是下午在VivoCity Basement買的,雖然巧克力融了,看起來有點噁心,但,真的很好吃!) 淩晨,回家的路上,車裏頭還留著讓我感到幸福的咖啡香味。


落髮Day04: 頭好冷~

9/7/08 星期三(雨) 今天一早就下大雨。天氣冷,特地穿上一件厚厚暖暖的衣服。我這3天都沒有戴帽子,怕毛孔阻塞長不出頭髮!哈哈。可是天氣冷,頭自然就會冷啊~沒有頭髮的保護,寒冷天氣讓我的頭皮緊綳……難怪過去兩天,老是覺得頭很重!傳説中,沒有頭髮,會覺得頭輕鬆很多……我的感覺相反!頭好重啊~!走路偶爾會動歪西到) 我的堂弟(一起落髮的那個)在《Hair For Hope》活動前,送了我一個“Multi-Fuctional Headwear”,他強調:不要小看這一片小小的長型頭巾,不只在冷熱氣候可以保護頭皮,也可以讓你當作服飾之一,做百變造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


衛生棉,你敢吃嗎?

好友V上一趟回國,送了我一包“衛生棉”。好可愛的包裝,還有一只小綿羊。一交到我手上,V非常興奮地嚷著,要我快點拆封。 莫名其妙,我現在又用不着……急什麽呢? 奇怪,有“營養標示”……拆……拆……拆……哈哈…… 原來如此,是棉花糖吔~!!如果不說,真的會有人誤當成衛生棉!這樣的創意包裝,會不會讓長輩們大喊:“呸、呸、呸?” 這是V托朋友從臺灣帶回來的。除了有“衛生棉”,還有很多不同“貼身物”。V說,她本來想買“安全套”給我……媽呀……還好她沒買~ 我哪敢吃啊!!? 這一包“衛生棉”,讓大夥興奮了好一會兒。第二天,我帶到公司,看看同事的反應~  果然跟我的差不多……(我只記得把克敏和小豬的反應拍下來) ||


落髮Day3:每天要化妝!?很累咽~

8/7/08 星期二(雨)  每天都要化妝才可以出門,不然臉會“扁扁”。這是陳潔儀小姐和彩妝大師Andy Lee的叮嚀。 才不過第3天,一想到每天要化妝,就覺得很累。哈哈。但,女人都愛美嘛……只好忍。   當潔儀一聽說我將為“Hair for Hope”落發,她馬上msn我:“You are so brave!I’m going to make donations for them!” 突然想起某天呼吁一位同事捐錢,他問需要多少?我回:“隨意 :)”  付出多或少都不重要,有心就好,需要的人都收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