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對了人 做什麽都開心

上個月的臺北行,雖然只有短暫的3天,卻留下很多有趣的回憶。 在德士開往機場的路上,第一次和我旅行的BZ問:“我們來說一說這行程最開心的3件事。” 她要我先說。 “我最開心的事,是看見你開心。” “………” 平時機靈、反應快的BZ,驚訝地看著我。 “真的嗎?很感動~” “一起旅行,結伴的人不開心,自己怎麽會開心呢?那天看到你一整天如此的high,我也被你感染……我開心,因爲我知道你跟我出來玩,是舒服、快樂的。”


落髮Day10: 在光頭上的“藝術”

15/7/08 星期二(雨/晴) 明天《我報》將做一個關於我“光頭彩妝”的報道。 因爲會拍“大頭照” ,所以我請Bernard同學幫我在光頭上玩點花樣。 我只是好(hao4)玩。 踫到這群可愛的同事,如此熱情地參與……還真的蠻好(hao3)玩的。


The Joy Luck Club is back!

1993年的一部電影《The Joy Luck Club》,感動了我很久很久。 麻將桌上穿插著友情和母女情的故事……每次想起電影模糊的片段,心都會“揪”一下。 剛剛在GV的官網發現,《The Joy Luck Club》的導演—-王穎Wayne Wang,10月將會來新加坡開辦講座,而GV也配合這難得的機會,放映該片(僅有1天!)。 唉,可惜我不在新加坡,不然一定捧場!!再哭個死去活來~~ (10月10日溫馨重映)


omy一嵗的這一天…

一到公司,看見每個人的座位都有一朵向日葵… 向日葵對著大家微笑,看了心情特別好…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蔡總給的! | 這只“Melon”寶寶,是上回出席Misia記者會的贈品之一,超口愛~ omy一嵗生日,我們全體都豁出去搞笑、瘋狂一番。


《家後》…感動到鼻酸

幾個月前的某天,在討論某同事婚禮應該播放的歌,WL介紹了黃小虎的《家後》。 歌曲一遍后,剪輯室裏的兩個女人感動到無言以對~~~ 聽説,有對老夫婦在一次的激烈爭吵,一聼到這歌,突然消氣然後抱在一起哭…… 8月,盧廣仲臺北演唱會,現場某個男生對女友求婚:“我要你陪我過100种生活。” 女的答應。 盧廣仲緊接著唱《家後》。“清純”版,一樣感人。 昨天,和一群好友開車到馬六甲吃美食。路途中,意外聼到黃小虎版本的《家後》……經過ZW提醒才想起,我其實有這張專輯!! 《The Voice-L.V醉爱情歌全辑》 《家後》是臺灣知名創作歌手鄭進一作品。聽説,是看到自己恩愛的父母而得來的靈感。 在臺灣,家喻戶曉的是閩南歌壇一姐江惠的版本。 在新加坡,最近本地電影《十二蓮花》,劉玲玲也翻唱了。 這麽多版本,我,還是喜歡黃小虎的bossa nova版……每聼一次,都要鼻酸一次。 作詞:鄭進一/陳維祥 作曲:鄭進一 有一日咱若老 找无人甲咱有孝 我会陪你坐惦椅寮 听你讲少年的时裪你有外贤 食好食歹无计较 怨天怨地吗袜晓 你的手我会甲你牵条条 因为我是你的家后 阮将青春嫁治恁兜 阮对少年随你随甲老 人情世事已经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献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闹闹 等待返去的时裪若到 我会让你先走 因为我会不甘放你为我目屎流 有一日咱若老 有媳妇子儿有孝你 若无聊拿咱的相片 看卡早结婚的时裪你外缘投 穿好穿歹无计较 怪东怪西吗袜晓 我的心你着永远记条条 因为我是你的家后 阮将青春嫁治恁兜 阮对少年随你随甲老 人情世事已经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献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闹闹 等待返去的时裪若到 你着让我先走 因为我吗不甘看你为我目屎流


約好 浪漫的逃亡

“就算世界千瘡百孔 也要和你逃到最浪漫的盡頭”  這幾個字,給了我莫大的力量……4月27日主持阿信的《浪漫的逃亡》簽書會,和自己許下承諾:今年,無論如何一定要去一趟日本!呵呵。 爲了簽書會,我在短短4天内K完整本《浪漫的逃亡》,裏頭照片和文字實在美麗,東京、京都、奈良……不斷召喚著我。 然後,我決定“逃”到阿信書裏沒有記載的盡頭~~北海道。 聽説,7、8月的北海道,薰依草迎風綻放,處處可見浪漫的紫色的田園,空氣中彌漫芬芳草香…… 聽説,步入9月的北海道,是向日葵盛開的季節,道路兩旁金黃色的溫暖,會讓人莫名地快樂起來…… 結果,被老天開了幾個玩笑,一再錯過屬於我的“浪漫的逃亡”,期待指數升溫又下降了好幾回。 注定,今年去不成北海道。存錢,明年吧。 8月份,我陪朋友BZ去了3天臺北…… 9月份,我陪弟弟和弟媳去了2天廣州…… 下一站,東京。(廣州回程的飛機上,快速的讀完《東京,奢華之旅》,迫不及待想馬上飛到日本!) 10年前,我在京都當了半天的“藝妓”(geisha),化妝、戴頭飾、穿kimono的過程,至今畫面依舊清晰。希望在我年華老去前,還有機會再穿一次和服。 <—- 好笑嗎?哇哈哈哈哈哈 ~


這年頭 幸福怎麽啦?

昨天下課后,跟3個同學去吃點東西。經過了16堂課,這樣坐下來寫意聊天還是頭一次。 聊大家怎麽會來上pole-class……之前上過什麽課……接下來還要繼續pole-class嗎……各自的工作……嗯……感情生活……哦……都不順。 同學A,被“雙重劈腿”。男人是專業人士,在外國有一個女人,在新加坡也有一個。男人後來求同學A不要到處說他劈腿的事,不然會影響他的專業形象。 同學B,問題簡單,她的男人不會做人(別想歪)。同學B身體不適動手術、爸爸過世……男人都不懂的關懷。後來,同學B的媽媽跟男人因爲住同個屋簷下,也開始產生摩擦。 同學C,28嵗,是我們當中最年輕、最漂亮、身材最好的俏麗女生。正在辦離婚。她說,非常想念睡在單人床的日子。 ********* 9月份的《Cita Bella》有個專題:男友做了什麽讓你感動的事。 我說了兩個,一個是奢侈的感動,一個是實際的感動。 慚愧地說,我沒有很多時間陪家人,所以很珍惜跟家人一起出外的聚餐、聚會。男友願意花時間和精力,開心地陪我和家人一起度過任何聚餐、聚會,看見他快樂地融入我的家庭,是我最最最感動的事。 女人,都希望偶爾擁有奢侈的感動(收到花、吃燭光餐等),但是,我相信我的3個同學跟我一樣,都渴望多一些實際的感動。


“I wish that I could freeze the picture..”

我很怕看音樂劇改編的電影。第一,大銀幕演員不一定會唱歌,找來會唱歌的很多時候樣貌平平;第二,舞臺音樂劇雖然道具背景有限,但給觀衆很大的想象空間,演員一個尾音的回音(場地的reverb效果)都可以為要表達的情緒加分,電影版什麽都設計在框框裏了,沒有空間想象。 我看音樂劇改編的電影,最怕最怕看到演員“對嘴”有破綻!有些除了嘴型搭不到歌詞,就連臉部表情、肢體動作與編曲的起伏有出入。 ~可怕……看了全身不舒服~ 其實對嘴是一個很大的學問,就連歌手要對嘴表演自己唱過的歌,都不一定會對得自然。 昨天,《Mama Mia》 媒體預映,我抱著非常期待的心情看,最大原因—-我超愛《Mama Mia》裏所有ABBA的歌曲! 整體,只有Pierce Brosnan的“對嘴演唱”讓我受不了。 Meryl Streep的演技掩飾了所有歌唱技巧的不足。有一幕,可能是配搭的歌曲的緣故,讓我感動落淚~ 女兒Amanda Seyfried出嫁當天,Meryl Streep唱著“Slipping Through My Fingers”,唱出的欣慰和絲絲不捨…… 當倆母女唱著~ “Sometimes I wish that I could freeze the picture And save it from the funny tricks of time Slipping through my fingers…” 我的眼淚溼了臉頰。呵呵。 Meryl Streep的“The Winner Takes it All”,也讓人聼了心碎。


冰友 你有“老機”嗎?

君偉曾跟我說過,遇到“瓶頸”時,到臺灣或香港轉一圈就會re-charged。 同意。(我比較喜歡臺灣的人文氣息) 沒有誇張,在臺灣隨便吃個便當或看個廣告,就可以刺激腦部細胞……讓我的生活變得精彩一些…… 前個周末,陪BZ到臺北看盧廣仲演唱會。短短三天,只要是待在飯店,電視一定是開著的。有這麽一個廣告,幾乎每個廣告窗都播一次,BZ和我是看一次就樂一次,兩個小朋友可愛及了!廣告最後,BZ和我一定跟著小主角一起說:冰友,你嘛幫幫忙! **************************************** 我想起胡至宜的一篇關於廣告創意的感嘆。“在一本知名的娛樂雜誌内頁,看到了一張相機網站推銷舊機換新機的全頁廣告,標題赫然出現中英夾雜的三個大字:“老機,Bye!”,我當下一陣錯愕,不知道 是該生氣還是大笑,只是好想和這篇廣告的創意人員喝杯咖啡,了解這張稿子是如何被產出並提案通過的,真是太神奇了!” 以上是讓我吃早餐時噴飯的《老機Bye的下一招還能多屌?》第一段:~ 後來跟同事彪哥和潤姨分享這故事,大家 笑翻后,彪哥說他至今還是不可以接受,“屌”已經成了廣大年輕朋友的俚語。 胡至宜最後提到,“嚇人和引人注意”,這中間還是有些距離,就像“說狠話跟說髒話”,也應該有截然不同的效果。 真的。


落髮Day07、08、09: 頭髮長了0.2公分

12/7/08 星期六(雨/晴) 因爲爸媽不在,所以大部份時間都待在家顧狗 。 落髮后,meeko對我也沒有什麽特別反應,哈哈,狗是靠嗅覺的,我的味道依舊,她怎會知道有什麽改變呢? 晚上的工作,是cover曹格的演唱會。今天非常非常不想化妝,只好硬逼自己戴帽子。 由於我的頭太小,帽子太大蓋住了耳朵,一直聼不清楚別人講的話……結果,還是把帽子拿下來……光著頭,舒服多了! ******************** 13/7/08 星期天(陰) 最後一點點的洗發水用完了,又要花錢買新的。 落髮后,很多人都說:“哇。可以省錢,不用買洗發水啦!” 我都會開玩笑回應:“你應該不會是將洗臉霜當沐浴露來用吧!?呵呵。” ******************** 14/7/08 星期一(雨/晴) 頭髮明顯長了。 同事彪哥說:“長得跟鬍子一樣快!” 這一說,讓我想起了小時候。 小時候,最喜歡摸二伯的鬍子。每次見面,二伯都故意留0.2公分的鬍子讓我“玩”。記憶裏,小小的手划過二伯的臉頰,他鬍子刺刺的,摸起來癢癢的。 現在,我每天慣性地摸著我的頭髮……今天應該有0.5公分了吧!? 摸過我的頭的人都說:軟軟的,跟男生的不一樣。 是嗎?哈!如果有機會跟女生比較,可能也會不一樣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