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備…一場感人的“江湖婚宴”

 一切的“計劃”,Bernard都慎重警告大家要跟未來老婆Annie保密…(感人吧?) (cont…《計劃…一場感人的“江湖婚宴”》) Bernard鬼點子多,一會兒說想要這樣,一會兒又決定那樣。他說:不管怎樣,總之就是要讓這場婚宴“好玩”。 好幾位同事比他更緊張這場婚宴,偶爾從旁督促、嘮叨。問他婚紗訂了沒、請假了沒、宴席的菜色ok嗎……這也難怪,旁邊的人每天聽到不同的故事,難免着急。 我,只問兩件事,《專屬天使》練得如何,montage做了沒有。問太多只會增添他的壓力。 9月的某天,他決定不要solo演出《專屬天使》 ,他要把他的band“臭皮匠”拉上臺一起表演,而且,連兩首march-in的歌也要band現場演奏。 wow… 每回聼他形容這場婚宴,我總會開玩笑地加上這ending臺詞:“你在搞show,還是wedding?” 10月中,我非常榮幸地受邀,擔任這次婚宴band的鍵盤手。坦白說,我當下是忐忑不安的。剩下不到兩個月,連march-in的兩首歌都還沒確定…well,大家都不是全職musician,都需要時間練習,我真的要接下這個可怕的任務嗎? 接! 好玩嘛…(套句朋友說的話: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搖滾歌手。我沒有很多機會可以跟Band一起表演…當然會把握這樣的“機會和緣分”!) 哈哈。 | | 第一次練團,我才開始認識“臭皮匠”的其他成員Les、Amos、志偉、(bassist, I dunno how to spell your name..hahha, sorry)…其他成員,都是在第二、三次才接觸。 第一次練團,我才知道第一首March-in歌曲是Felix Mendelssohn的《The Wedding March》!如此高難度!第二首March-in是伍佰的《煞到你》,一首一聼到過門就會狂笑的“ah beng cha cha”歌。 第一次練團,我才知道,我將跟一個不準備譜的團體表演!!…娃哈哈,嚇死我了… 我們(臭皮匠、Ben楊志龍和我) ,11月才開始練團…只有幾次的練習…我們都緊張起來了…(待續…)


計劃…一場感人的“江湖婚宴”

很多個月前,在我還沒落髮之前,Bernard提出了一個“計劃”~~在他結婚當天,他要在臺上自彈自唱(用鋼琴)老婆Annie最喜歡的《專屬天使》,給她一個surprise。 感人的計劃。 但是….Bernard不會彈鋼琴!婚禮那麽多東西籌備,在剩下不到半年的時間,確定要定下那麽大的挑戰嗎? 我問他爲什麽不用擅長的樂器(吉他)?他說,老婆知道他不會彈鋼琴,特地為她學,才有心意。 老婆還沒被感動,我先感動了~ 於是,我用我僅懂的兩三招,用最簡單的方式教Bernard幾個chords。 | 沒有樂理的背景,對Keyboard又一竅不通,Bernard只好靠背的方式把chords練好。 接下來的3個月,他一有空就練習,偶爾我會去驗收,但無論我怎麽改正他,他最後還是彈錯,因爲他已經把所有對的、錯的chords,都背得滾瓜爛熟了!哈哈。我一直跟他強調,彈得不好不重要,唱得有誠意最重要。 9月,Bernard又提出新想法~~~把他的“臭皮匠”拉進來!而且,不只要用一首《專屬天使》感動老婆…(待續..)


緣分,就是這麽奇妙~之“我要快樂”(下)

我們分開的第5年,在我以爲我不會再愛上任何人的時候,有個男生打動了我。我重新開始信任,再次相信愛情,步入了踏實的二人世界。 我享受了前所未有的甜蜜滋味和戀愛快樂。 這樣的人生,對我來説,最圓滿。家人健康快樂、我有工作、有一群特好的朋友、有一個疼我的男人,我最在乎的人都陪我過著簡單快樂的日子。 人生路本來就是崎嶇不平坦的,這是個大家都挂在嘴邊的道理,我卻因爲太快樂而忘了……當我再次被最信任的人背叛時,我忘了怎麽什麽是悲傷,忘了怎麽面對它。因爲接受不了突如其來的打擊,我開始行屍走肉、喪失理智地生活,所以做了一些在別人眼裏看似無聊的蠢事,結果換來了很多無畏的口角鬥爭。 疲憊地不想解釋,用力地提起精神,在這個漫長難熬的療傷過程,每一件會讓我心痛的事情,都痛到每一個細胞、痛到骨頭裏,比起跟你第二次分手的痛還痛上百倍,比那時候的累(淚)還要累上万倍。 我開始看不起自己……我,要找回屬於我的快樂。 在我跟人情、人事、經濟、健康、自己,跟這一次“背叛”所帶來的惡性循環效應掙扎搏鬥的時候,你又出現了。 8年後,當我經歷了更多大人世界的惱人問題,我終于可以笑著對你說:原來,對你的愛和對你的恨都“沒什麽”。 可是,請不要因爲這樣,而再次對我殘忍。我不是14年前的我,已經沒有青春可以揮霍了。 那天,當你唱著阿妹的《我要快樂》,仿佛唱出了我的心裏話,所以我的眼淚才會不受控地流下。 緣分,就是這麽奇妙。曾經陪我一起痛恨你的人,後來的後來,成爲了讓我原諒你的最大因素。


緣分,就是這麽奇妙~之“我要快樂”(上)

8年後,我們不再是陌生人。 8年後,還可以面對面坐著聊天,對我們來説,有點不可思議,連朋友們都難以置信。 要不是遇到了比你更狠的人…也許,我這一輩子都不會放下對你的怨恨和失望。 青澀年少的我們,曾經淡淡地愛過。談音樂、談理想,歡笑、玩樂、無憂、無慮,一切都美好。 都說,我們年輕,有太多未知的因素,結果我們上演了錯綜複雜的多角戀。於是,我決定先退出,逐漸與你失去聯絡。 接下來的兩年,大家都很好地活著,為自己的夢想努力……努力……努力……快樂地活著…… 抱著相同的夢想,我們又在某個交界處碰頭。這回,我們都單身。這次的相聚,我們竟然可以更自然、大方地談笑風生。 就這樣又過了一年。我們都把彼此放在一個“重要位置”。沒有人願意正視這個“曖昧關係”。你終究還是忍不住先開口,希望繼續曾經沒有好好結束的那段戀情。 我拒絕。 做朋友,不是更好嗎? 我們之後一直保持“安全距離”,直到臺灣921大地震當天,我聯絡不上在臺灣工作的你,以爲從此失去你……情急的情況下,在電路恢復正常的第一通電話,我說:不如,我們在一起吧。 是的,我們又在一起了。分開的那幾年,我們都成長了一點點,應該不會象之前那麽不懂得珍惜彼此吧,我想。 可惜,這圈子誘惑太多,人際關係太過複雜,我們的戀情很快又被你的“不定性”摧毀。 第二次了!你究竟把我當成什麽? 我實在無法接受。 爲了不讓自己跌進悲傷的情緒,越陷越深,我決定把對你的“恨”放大,好讓自己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走出陰霾。 你要怎麽樣,我管不着。你是你,我是我。這是你要的。我還給你。 每次聽到你的消息,看見你的新聞,我就躲起來大哭一場,然後繼續堅強。 我也真的變得很堅強,不輕易信任,也不跟誰交往。 我的好友圈越來越大,我和家人關係越來越好,我在工作上得到的滿足感越來越多,我把時間和快樂都放在家人、朋友和工作上。 對你這一“恨”,就恨了很久。即使在特定場合碰面,我們都很有默契地裝作不認識。


“If the Earth dies, you die. If you die, the Earth survives.”

昨天在整理阿達傳來的電影預映資料,順便看了《The Day When the Earth Stood Still》的trailer。 然後,請阿達幫我在“期待因素”加了這句讓我震撼的一句話,這是影片中Keanu Reeves說的:“If the Earth dies, you die. If you die, the Earth survives.”(看Trailer) 地球從來沒有因爲誰而停止轉動過。


緣分,就是這麽奇妙(之“漢堡情緣”)

時間,終究還是讓有緣的人相距。 很多年前,當她還是個學生的時候,她並不認識李宗盛。某天,李老師到她打工的快餐店,點了一個漢堡。欣賞老師作品的她,就用了滿滿的愛心做了一個漢堡給老師。 很多年以後,老師用了滿滿的愛心,為她量身定做一把“李吉他”。 聼她說這段“漢堡情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