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王子…你…爲什麽…

27日下午,寫稿寫到快睡着時,身後突然傳來一把強而有力的聲音:“胡珂寧!你的信王子吸毒!” 清醒了! 我從椅子上彈起來,吸了一大口氣。 這一口氣吸得有夠大聲…坐在“對面街”的《我報》羅記者都轉頭笑我。 “搞錯!?” 我用一秒的時間飛奔到賴同事的座位看新聞….真的,他(朱智勋)承認吸毒! “W—H—Y!!!??” | 當年,亞洲多少女子因爲看了韓劇《宮》 ,被你的“信王子”角色電到不行,瘋狂迷戀上你。後來在《魔王》劇集裏表現的坏個性,也還是讓這些女生們為之瘋狂,覺得你夠man。聽説,你獲選為韓版電影《東京鐵塔》男主角,你的支持者都為你鼓舞,期待你走向大銀幕。 你抽煙也就算了 爲什麽… 吸 毒!!!!??? 跟某雜誌記者聊起此事,她有點遺憾:“現在的偶像是怎麽啦?SMAP成员草彅刚裸体被逮捕;香港女歌手卫诗涉嫌藏毒被捕。雖然大炳不算偶像,但也頗受歡迎,他上週也因二度吸毒被捕。” 唉~~ 信王子,還會不會留在四方盒裏,繼續當大家的夢幻情人?


每個辦公室 都有不能說的秘密

我是被海報上的這句標題吸引。 “每個辦公室 都有不能說的秘密 ” 辦公室戀情,很普遍。但,當中一定有很多不該發生的戀情。 原本普通的同事關係,究竟是如何開始變質了?有感覺了,可以公開在一起還好,如果是愛上了有家事的人該怎麼辦?不該發生的戀情…到了最後,該怎麽收拾? 你的辦公室有這樣的故事嗎?還是…其實…你自己正在上演? SYNOPSIS Love is a virus. It incubates silently. It strikes suddenly. It blinds your immunity. It spreads by way of intimate contacts. Its favorite breeding ground – small, crowded, claustrophobicspaces such as an office. Pearl, a marketing executive in her twenties, finds herself being drawn closer and closer […]


我和“春呐”無緣

去年,我差一點就跟很多自己欣賞的歌手和樂團,站上“春呐”的同一個舞臺。(“春呐”,臺灣墾丁音樂節“春天呐喊”簡稱) 關於這件事,我去年就很想blog了…但是,間中發生太多事,後來我也不知道該寫什麽…該紀錄什麽。 昨夜,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我夢見我終于寫了這個blog。哈哈。 莫名其妙。 清醒后,已經不記得内容了。唉~~ 今年初認識了一個剛從臺灣回來的朋友~~~Johnny。以前都是看他在臺上打鼓(他是好幾屆《重逢》的鼓手),後來也聼同事提起他在臺灣開餐廳的故事。 見面閒聊了幾句,他竟然問:“去年怎麽沒來春呐?我在節目表有看到你的名字。以爲會看到你…” 哎喲…原來有人注意到咯~哈哈! 去墾丁參加“春天呐喊”,應該是我2001年左右的夢想。當時,聽説五月天、糯米團和陳綺貞等都曾經是該活動的表演者…所以,我很想去當觀衆,看看我喜歡的樂團和獨立創作歌手參加的音樂活動有多夯。 很不幸的,2001年到2007年我在電臺就職,而每年“春呐”都踫到電臺的“調查期”,所以我不能請假,也因此無緣去參加。 去年初(2008年),臭皮匠的團長Bernard突然問我有沒有興趣去“春呐”表演,我小小興奮了一下:“如果是跟你們一起表演,我一定去!” 約定好了。我立刻email我的歌和個人資料給主辦單位。 要在“春呐”表演,不是說去就去、要表演就有的表演的。 隨著越來越多著名歌手出沒表演場地,加上當地媒體大力的報道/宣傳“春呐”,更多人報名參加,也更多人到墾丁看表演。 由於時間和場地有限,表演者都需要經過篩選,然後安排在不同地區的舞臺。 墾丁就這麽大,飯店和民宿就這麽多,除了臺灣當地人,還有不少海外支持者會出席這個3天的音樂節。人那麽多,觀衆們需要一早就訂好車票和住宿(至少活動的3個月前),不然真的得睡馬路。 我去年二月尾寄出電郵,三月初收到主辦單位的回復。我不只被選為“春呐”的表演嘉賓之一,還很榮幸地被擺在main stage(主場)!看著main stage的表演藝人,我有點受寵若驚!天啊,戴佩妮、楊乃文、王宏恩、柯有綸、董事長…..我是誰啊!???!!竟然可以跟他們站在同個舞臺!!?? 我興奮了很多天!! 可惜,因爲機票、因爲樂團、因爲住宿、因爲錢….因爲… 我最終還是跟“春呐”無緣。 但是,回頭看著這個2008年的節目表,我還是很開心很開心…真的,很滿足了。


你像Utada? 哪一根頭髮?

配合omy送宇多田光(Utada Hikaru)最新英語專輯“This is the One”,唱片公司Universal提供了一個Utada介紹專輯歌曲的錄影片段。 剪輯師Bernard過帶的時候,我看著熒光屏,然後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我指著Utada問:“我像不像她?” 此刻坐在另一個角落的Bernard,頭也不轉、快速用眼角瞥了一下畫面,默不作聲。 “你看、你看,你不覺得髮型很像嗎?” Bernard終于忍不住了:“哪一根頭髮像?”(好啦,他並沒有講到這樣絕啦,不過,意思差不多…哈哈) | | 哈哈…純屬巧合。


hey buddy,gambatte!!!

最近有好多東西blog…就是不知從何blogèµ·… 有些事情,自己也不想多提,有些人,說多了也覺得累。 很多時候,不管心情好壞,只要是我需要“verbal diarrhea” 的時候,我幾乎都會找好朋友Ric傾訴—一個超級無敵有耐心的聽衆。我們每次講著講著,自然會理出一些道理。充滿正面能量的他,推動身邊很多朋友積極地向前走。 之前我忙e樂,最近他忙著《天冷就回來》的演出…農曆新年之後,我們就沒時間見面。 這幾天突然很想念他們… Ric,祝《天冷》演出順利! 禮蓮,電臺調查期,加油。


雖然很重視 但必須先擱下

拍了很多照片… 我將自己想要保留的memories都存在相機和電腦的memory裏… 因爲深怕照片還沒沖洗出來,memory cardå’Œhard disk都先“死”掉… 所以怕輸的我把部分memories,寄放在flickr… 最近發現flickr裏的照片好亂…哈哈! 想想,沒關係,反正很多時候只有自己看。 某天 赫然發現 這張3年前拍的照片(在彈唱人民歌餐廳的一場小型表演) 在沒有推銷和宣傳的情況下 點擊放大的人數(不包括遊覽人數) 竟然有超過250人 我是不是該整理一下呢?哈哈。 想起那天和SK同事很無意聊起的話題,每個人都會設定“priorities” ,在人生的每個階段、做的每一件事、喜歡的人、喜歡的物…等,都一定有會分等級、輕重,自然的就會有priorities。 我的確很怕照片不見,但此時此刻整理flickr裏的照片,is not my priority。


落髮Day28,29:Singfest活動上 竟然有人要買我的粉紅帽!

2/8/08 星期六、3/8/08星期天(大太陽~~~熱!!) 這兩天的Singfest大型音樂活動,讓我小小的興奮了幾天,因爲Traviså’ŒJason Mraz都鐵定來參加。其他象是Simple Plan、One Republic、Alicia Keys、Jamie Scott…還有我小時候的“情歌天王”Rick Astley,我都不太介意看。 很多年前,我錯過了Travis的演唱會,所以這次我絕對不能錯過! Travis的表演安排在Singfest的第一個晚上。爲了霸個好位置,我很早就到Fort Canning的中央舞臺等候。由於場地很大,縱然有幾千個支持者,草地兩旁還是找得到地方舒服坐下,所以不算太擁擠、悶熱。 Singfest的第二個晚上,我因爲工作的關係,也抱著“take it easy”的心態,所以很遲才去Fort Canning。結果估計錯誤,原來要看Jason Mraz的歌迷是以“万”來算的! 人多到….在車裏都覺得熱(哈哈,誇張了點)!車子根本擠不進停車場,Fort Canning草地的走道都是人,從山波下要走到山上(廁所),至少要20~30分鐘。 | 正當我很難過擠不進人群看Jason Mraz的時候,踫到了兩個熟人!潔儀和舊同事Tasmin。 她們跟我一樣,都是沖著Jason Mraz去的。 | Singfest,跟我“光頭”有什麽關係呢?哈哈…有! 要不是因爲我“光頭”,我應該不會想要戴帽子。(*_^) 那兩天我選戴的帽子,是粉紅Velvet的鴨嘴帽。 第一晚Travis唱到一半的時候,有一個蠻帥的年輕洋人(約20嵗) ,可能是喝多了(活動有啤酒商賣啤酒),突然拍了我肩膀兩下,然後遞了$14給我說:“Can I buy your cap?” 我一開始並沒有應他…他不死心,很堅持地問了第二次。我轉身回答:“NO!” “Why?” “Because I need it. & it cost more than that.” “Why? I like it! ” “Oh, Thank you…but I […]


葉子飄落…感嘆人生無常

今早(應該說是昨早,6號),陽光普照,心情不錯。 到公司接到第一通電話是A打來的,用短短5分鐘談公事和update私事(各自的生活)。她說前天一個好友過世…我愣了兩秒,A馬上接話:“我沒事,到了這個年紀,朋友就會一個一個慢慢走了。” 我聼了有些難過。 突然想起YJ說過,二十多嵗的時候,身邊朋友(很多)就會一個個忙著結婚;三十多嵗的時候,身邊朋友(有些)就會開始忙著辦理離婚;四十多嵗的時候…越來越多葬禮需要出席.. 傍晚,看了《Revolutionary Road》電影預映後,心情有些些沉重…因爲結局有點悲哀。 爲了縮短感傷,我決定早點回家睡覺。 怎知,回到家收到了一則簡訊:阿桑乳癌末期过世。 很會唱歌的阿桑,我們的“療傷歌手”走了?她還很年輕啊!! 以前在電臺的時候,我訪問過她兩次。善良的她非常活潑、非常健談,一點都不像是《葉子》歌裏唱的孤獨、憂鬱個性。 2006å¹´10月,記得電臺搬家的期間,我一個人在舊播音室處理《2530的未來》廣播劇後制,當時與華研唱片合作,用了電視劇《白色巨塔》 原聲帶的歌曲作爲我們廣播劇的配樂。阿桑在原聲帶裏翻唱了一首老歌~~《跟我說愛我》,帶有一點爵士味道唱出期待的心情…我一個人在播音室一邊大聲播歌,一邊陶醉在她的歌聲… 她離開了。 留下了….《葉子》。


心情不好 聼“must say goodbye”吧

下午《神槍手》記者會,因爲陳冠希會出席,聽説不少港、臺媒體殺到,包括本地媒體在内,據説共有100多家!所以,我“自告奮勇”去幫忙同事,順便看看場面……就在記者會後,發生了一個小誤會……讓我有些沮喪。 明明不是我的工作日,還被工作牽扯被人罵,我才會有這一點的小難過。 剛剛在“Sunday Eleven”開場的第10分鐘,提起了心情不好一事。然後就很順便地播了一首會讓心情平復的歌 ~~~ 韓國電影“il mare”主題曲“Must Say Goodbye”。 | 多年前愛上了這部電影,也愛上了這首歌。第一時間買了電影VCD和原聲帶,接著就大力向朋友推薦…可能是朋友太多,哈哈哈哈,VCD和原聲帶到後來都不知道落在誰的手上!從此消失~~~~ 這幾年,我很用心/努力地尋找,無論是上網、到香港和韓國的唱片行、用口傳的詢問方式…可以想到的我都試過了,希望透過各种管道再次購買這張“il mare”的電影原聲帶…可惜,真的斷貨了!絕版了!買不到了!! å“­~~~ | | 那天在克敏的午班節目《就是這杯茶》,意外聼到她播“Must Say Goodbye”,馬上傳簡訊跟她借CD! 坦白說,我早就不抱可能買到這張“il mare”電影原聲帶的希望了。當我想念“Must Say Goodbye”時,就到youtube看配上電影畫面的版本.. 找到了一個英語版的“Must Say Goodbye”,覺得剪輯的畫面更美…格外感人。 今天主持“Sunday Eleven”時收到的簡訊比平時還多,有些還是從海外捎來的鼓勵話語。我幾乎回復了所有傳進來的簡訊。 下班後,我已經把沮喪的心情抛在腦後了。 謝謝你(們)。


每天的功課:學會‘放下’

2、3年前,好友A在工作上遇到“小人”,無奈爲了糊口一直忍氣吞聲。每次在一番的EQå’ŒIQ鬥爭,然後再做出的犧牲和忍讓退步,就開始氣自己竟然貶低尊嚴… 她說,這一切切的人事糾紛、種種的人情世故,跟我遇到的感情問題很象。我和她總是互相勉勵,她安慰我看開感情發生的事,我安撫她在工作上吃的悶虧。 那天在我的另一個部落格“P.S.I Loved You”看到“¥¥”的留言…很有感觸…馬上寫了一個blog“Whatever it is自己開心最重要”,然後email給好友A(特別強調): “今天,如果公司無情地把你請走,你也不要太難過… 因爲‘公司’也無形中讓你比從前看起來更健康、更好、更漂亮! 爲了快樂,我們每天的功課就是要學會‘放下’    ” 與¥¥分享了(被老公另娶新歡丟下不管的)MM說過的話:“我們都沒有做錯事,不可以讓自己走不出難過,那等於是給自己的二度傷害。要好好愛自己、疼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