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敗犬》 所以愛上“情歌”

3月中,我隨阿妹“Star Tour演唱會”的“禦用”band到吉隆坡,踫到了好久不見的Andrew(著名的創作/製作人–朱敬然)。Andrew在這次的阿妹演唱會扮演音樂技術工程很重要的角色,he controlled the hard disk,沒有他,就沒有一些音效和drump/percussion loops… <–Andrew朱敬然 <– He’s “work station” @ amei’s concert 演唱會前一晚,前往吃宵夜的路上,我和Andrew小聊了近況。他問我有沒有聼梁靜茹的最新專輯《靜茹&情歌》,我說“有”,然後心裏的VO是:“完了完了,我是來‘度假’的,千萬不要問我工作上需要回答的問題,譬如‘覺得怎麽樣’、‘do you like it’…之類的話,因爲我沒有做充足的功課。” “覺   得   怎  麽   樣  ?” 我在心理狂笑了三聲,外表卻是非常酷、然後很自然地回答:“mmm…目前最喜歡的是主打歌《沒有如果》,因爲喜歡它的節奏和旋律,it’s hooked on me, kept singing the melody in my mind。”(這不是表面話,是真心話。) “Really? Great!! 我們就是想讓大家聼到不同的梁靜茹…”。 “噢,是你製作的嗎?Sorry!!! I didn’t notice.”我非常非常不好意思的說。 Andrew很友善地笑著回答:“That’s ok。” “這首歌之前不是有版權問題嗎?解決了嗎?” bla bla bla bla bla….& the conversation went […]


在新加坡戴口罩=異類

今天同事們在午飯時,討論了“公民意識”的課題(今天是關於“生病不戴口罩”一事),大夥一回到座位就大聲嚷著我們幾個病貓:“你們要以身作則!!” 説時遲那時快,賴同學不知道哪裏生出來幾個口罩,要我們乖乖戴上。 SK非常好心地在她的“不入格”放了兩個video clips,教大家戴口罩的正確步驟。 下午出去採訪,從我的座位走到遙遠的停車場,10分鐘的路程,戴著口罩的我吸引了不少目光。唉~ “喂,SK,原來在新加坡戴口罩是會被‘歧視’的。” For that 10mins, I felt like an Alien!!


病魔快走 把衰神一起帶走!

我身體很“硬”,很多時候即使圍繞在生病的同事、家人中,我也很少被病菌感染。我猜,我的身體“很了解我的個性”~~~除非我是病得爬不起來…否則,我還是會繼續(如常)出外工作。(所以它會“疼惜”我,不讓我輕易病倒,哈哈) 我就是不喜歡麻煩人。我寧願把自己的工作做完,才放心請病假。 今年年初,我身邊的同事、家人都有生病的紀錄,一個傳一個,尤其感冒,一個ah choo了以後,隔壁桌的隔天馬上也跟著ah choo…。噢,我當然沒事。哈哈。 身體“硬”不代表百毒不侵,星期一還是不敵同組Miss Woo的病菌,終于還是“中彈”了。 星期二、三…到今早,依然昏沉,不過我還是照常上班。(誰不幸被我傳染的,一定會恨死我) 昨晚又失眠,生病還失眠是最痛苦的!氣~  喝了感冒葯躺在床上,過去一個多星期發生的事一單單浮現眼前,都是一些煩心的事。 生病,就是這麽一回事,身體裏的負能量全都鑽進所有的瞳孔、細胞…鑽進我的血液、五臟、腦袋…生病的時候,我的世界就會被惡魔佔領。 討厭死了,生病時就會胡思亂想、衝動做錯事、講錯話,然後就覺得自己時運變低,黴運接二連三來。 病魔,快走吧,把衰神一起帶走!


好哲理的星座分析

因爲賴同學的影響,我現在每天都會看看omy的星座分析。 我越來越喜歡看,因爲有些時候覺得這個星座分析站還蠻有哲理的,很有趣。前天,我的星座(天蠍座)說: 面臨人生的交叉路口,拿出一顆真心面對。在這個情況下,感情用事反而勝過理性分析。


Extra Service = 請多付五角錢

昨天到某巧克力專賣店買了一盒法國巧克力送想朋友,在櫃檯付錢時,見店裏人不是很多,順口問店員:“Can you wrap it up for me please?” 店員非常親切地回應:“Sure! That will be another 50cents.” æ„£~ 心想,用你的專賣店那個不是很漂亮的包裝袋,還需要多付五角錢?在日本購物,櫃檯幫你把物品包得精致美麗到可以參賽得獎,都不需多付一分錢。 上個星期在公司外的加油站,添完了油在櫃檯付錢時,把cash card交給櫃檯服務員:“Sorry, I don’t have a UOB atm card, can you help me to top up the cash card?(油站裏除了一個UOB ATM machine,沒有cash card top up machine)” “Can, but you have to pay 50cents for that.” 什麽!!?? 請問,我是火星人嗎?這是新加坡嗎?


落髮Day38:精彩的一天 又玩彩妝 又狂吃冰淇淋

12/8/08 星期二 (太陽/雨) 早上9am~12nn@Tangs Orchard 一大早就準備拍攝《Shop!突擊隊》。 今天介紹IPSA的秋冬彩妝…我安排這個project的時候非常興奮,因爲可以試用還未登場的新產品! | | 愛上化妝品,是自加入海蝶製作公司後的事。之前,我只愛音樂,不愛打扮。在海蝶先認識了伊雪莉,再來有兩個女生和陳潔儀,她們不但和我分享化妝技巧,也會不時讓我試用最in的彩妝。偶爾,我這個屬於製作部的工作人員也有機會帶通告,看着著名彩妝師為我們家歌手上妝,我在一旁也學到不少。(我的化妝技巧都是這樣一路學來的,本地彩妝達人Andy Lee有讚過我的眼妝功夫“還可以”….喂,別笑!“還可以”算不錯了!眼妝不容易化哦~*自我安慰*) 話説回來,光頭讓我的輪廓鮮明,沒有頭髮遮掩,整張臉赤裸裸擺在別人面前,妝化不好,一目了然。 今天IPSA的彩妝大師從來沒有為“光頭”化過妝,我猜,某個程度上她應該是有“壓力”的…嘻嘻。 整個拍攝還算順利。中午回到公司踫到DJ克敏,她說這個妝淡淡地、很自然,很適合我。 晚上8pm @ u.d.d.e.r.s. Ice Cream 前陣子心情低落到谷底,DJ安娜知道我喜歡巧克力,就請我去吃她在節目中介紹過的Dark chocolate Orange冰淇淋。 第一口便愛上了~ 後來的每一天,我都在想這個冰淇淋… 終于終于忍不住,索性約許久沒見面的詩嘉去,她那麽瘦,應該不會以“減肥”為理由推掉我的約會吧?呵呵。 | | 前陣子因爲心情不好,我不但沒有食欲,還上吐下瀉,結果體重剩下40公斤。還好,瘦了。讓我可以放縱地一口氣吃3 scoops of ice cream和一個pancake,還有我最愛的不加糖白咖啡! |


簽或不簽?

五月份的《都會佳人》有個“愛情合約”的專題:話説從前,女人只會在結婚證書上簽字。後來,有的女人開始在離婚證書上簽字。現在,簽字有了另一種可能性,即婚前協議書(Prenuptial Agreement)。你…會簽嗎? 5個受訪的女性,感情狀況各異,我剛好是受訪人之一,只有我的立場是“以前No,現在Yes”。 從前我認爲愛情就是完全的信任,簽署這類協議書似乎有點諷刺。可是,去年看到了身邊很多不開心的例子,突然覺得,感情的變質可以很快,而且沒有理由。如果是拉下臉皮不歡而散,有些東西還真的掙不回來。 訪問之前,我認真想了這個問題….簽還是不簽呢?或許現在,我會吧?簽,不代表我不信任對方,更不是我詛咒我們會分離。這份協議對我來説,是兩個成熟大人之間的君子協議。 在這個“速食”社會,環境變得快、事情也跟著變得快…人,誰能保證不變呢?有了這份“君子協議”,至少在分開后需要療傷的階段,不需要再花無謂的精力去處理煩人的錢財事。更何況,那個時候不僅可能沒有心情/精神/時間理性思考,還可能在處理本來是屬於兩人的資產而感覺好像在傷口灑鹽巴。 我喜歡《都會佳人》主編婷妮說的:這並不是抹殺了愛情的浪漫性,而是因爲要‘保存’一段感情的美麗。倘若愛情有一天變了質,也可以在不上演‘鬧劇’的情況下,好好結束它。 <– 《都會佳人》五月刊 ,封面人物是梁文音。 感謝當天的工作人員,(左起)Stylist Dolphin、攝影師Frenchescar、美術總監 Paul還有記者艷玲,把我拍得美美的,讓我有一個非常難忘的經驗。


æ„Ÿå‹•..

在澳洲的好友MP前幾天突然傳了一個msn給我,她說看了我在母親節寫的那篇“給媽媽的話”blog非常感動。 然後,她跟我分享這個廣告…她說跟我的聽衆分享的故事很相似…


犬心犬意為你

身邊有記者朋友真幸福,縂會用文字逗我開心。 ~“ 犬心犬意為你”~ 這句話讓我開心地笑了好幾天。 某天在msnè·ŸBZ聊天,她提起最近在追看的臺灣(高收視)偶像劇《敗犬女王》,極力推薦,她說我看了一定有共鳴。 我最後一部完整“追”完的劇集,應該是韓劇《咖啡王子一號店》。很多同行都不敢相信,我還停留在1、2年前的偶像劇作品,連《命中注定我愛你》都沒有看。 每每聼大家談起《溏心風暴》 、《珠光寶氣》、韓版《花樣男子》等劇情,我都聼得津津有味…可是,我就是沒有辦法讓自己坐在電視機前,耗盡幾十個小時追看。 這可能跟年齡有關。哈哈,不想把所剩無幾的精力花在電視劇上。 所以BZ認爲我更應該看《敗犬女王》。 BZ訪問過男主角阮經天,對《敗犬》劇情發展也算了解,她說有什麽問題可以“請教”她,她會“犬心犬意”為我“服務”… OMG…犬心犬意!哈哈。 本來只是想敷衍她,聼她講講劇情就算了,可是當她丟了幾句《敗犬》裏男主角盧卡斯對大他八嵗的女主角單無雙說的一些感人臺詞…我就“不小心”被“打敗”了.. “你爲什麽總是看到我們之間8嵗的距離?而不是看到無限大的可能呢!?(數字8打橫看就變成‘infinity’符號)” “我剛剛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包括標點符號都是真的!” 於是,我真的開始追看了…. 不斷強調自己是32嵗又6個月的單無雙…她的倔強,讓我看了還真的蠻有共鳴的。 首先…先來解釋一下“敗犬”這個名詞的由來。 原本“敗犬”只是日本的普通成語,意思是鬥輸捲尾而逃的狗,是自甘無奈地退場的輸家..大概跟我們所理解的“喪家犬”差不多意思吧。 “敗犬”其源頭是日本女作家-酒井順子在2003年發行的暢銷書《敗犬的遠吠》。她在書裏提到現今的日本社會現象,認定年過30的未婚女性,無論事業上多有成就,在職場上叱吒風雲,但只要未婚,就是人生戰場上的一只敗犬。 這本書引發日本社會熱烈討論,“敗犬”一詞更廣獲注意,酒井順子也因此成爲了失婚女性的代言人。 「美麗又能幹的女人,只要過了適婚年齡還是單身,就是一隻敗犬; 平庸又無能的女人,只要結婚生子,就是一隻勝犬。」


給媽媽的話

Ronan Keating的“Songs for My Mother”,一張向母親致愛意的專輯。 專輯收錄的10首歌,有一半以上是Ronan Keating母親生前喜歡的。每一首歌都唱著媽媽留給他的回憶,而這些歌背後的小小故事,都記錄在專輯歌詞簿。 配合母親節,前個星期我在Sunday Eleven節目中送這張專輯。想起歌詞簿裏Ronan Keating分享的一些小故事,還蠻感人的…透過空中念出幾個故事後,就請聽衆以簡訊方式,也來分享一些與媽媽之間的故事或想對媽媽說的話。 接近淩晨的11點56分,我收到了這樣的一則簡訊: “She has never been a great mum. She is a full time housewife. Our home is messy. She has set an example to us not to put things that we took back to original place, she has taught us how to answer ques b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