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head “High & Dry”,Making Me High Again

月初,Universal唱片公司傳來電郵:“Just want to share with you that we have a new compilation coming out next week.  It’s a JV between us and Warner Music called A Song For You.  This is set for release next Monday and we are all really excited about it.” 看了看歌單…wow,it’s making me excited too! 哈哈。因爲,都是唱作型歌手的歌,而且半數以上都是我喜歡的! CD1 1.     Zee Avi                          […]


擁抱《冰封赤道》 等你回來

親愛的阿威… 那一天,當你告訴我,你已經確定要去英國深造3年,我的心情有一點點複雜。 捨不得,那是一定的。 很想念那一段在SLF的日子,互發牢騷、講故事、錄《2530》廣播劇…聊私事、公事、談感情問題、分享哲理… 時間過好快,距離那段日子都快4、5 年了! 去英國留學,算是你此刻最大的心愿吧? 真讓人羡慕,你又將實現一個夢想    真的為你開心~ 那一夜,在我哭訴心事的時候,你把最新推出的詩集《冰封赤道》送給我…忘了當面對你說,這真的是一份富有推動力的禮物。我握著你年少時期夢想出版的《冰封赤道》 ,心中滿滿的激動…我們何等幸福,可以在有生之年一步一步實現夢想、完成理想… 謝謝你,一直是我精神上的支柱。 未來,我們都要活得很好~ 加油! O(^-^)O 珂寧 p/s: 謝謝你在百忙中,抽空和我碰面… p/s2:看了你的《冰封赤道》,才知道阿棟的全名是林為棟。哈哈!


扮豬吃老虎

朋友說起職場上的煩心事,有個同事“亂劍”殺死了很多人,偏偏老闆對她讚賞有加。我說,那同事看起來弱不禁風,簡直就是象是林黛玉投胎轉世,怎麽可能是個有心機的人? 朋友馬上回應:“沒有聼過扮豬吃老虎嗎?” 然後,朋友又說起一個“第三者”的故事。“第三者”明明自己懂得應付很多事,卻又裝不懂裝可憐,大小事都問那男人的意見。後來那男人嫌自己女朋友太懂事太獨立,不需要他照顧,選擇頭懷送抱的“第三者”。 我說:“那‘第三者’看起來斯斯文文,不像是故意做出這種事的人。” 朋友們一同起哄:“你不要笨啦!她就是名副其實的‘扮豬吃老虎’!” 哦?原來我是笨的。我自嘲:“一直以來,很多人都覺得我很兇、很霸道,其實我只是講話直接,所有喜好都寫在臉上。要做的事那麽多,哪裏有時間玩耍心機的遊戲?” 朋友也很感慨:“ya, we belong to the category — 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 所以,我們都是吃虧一族咯?哈哈。 <– 2007å¹´4月,我在韓國Everland扮過豬(頭上的髮夾是“豬耳朵”造型)


下次 留名好嗎?

昨天一到公司,看見這張專輯躺在我辦公桌上… 便利貼只寫著:珂寧 Enjoy! 唱片公司送宣傳專輯來,也從來不會著名“Enjoy”…而是“請多支持”之類的話。 å—¯…從便利貼,也真的認不出是何方神聖的字跡… 究竟是誰,把CD留在我座位上? 是Jerry C?不可能吧?哈哈哈。 暗戀我的人,也應該不會送專輯給我吧?哈哈哈。 這位朋友,下回寫字條給人,記得留名哦。 “珂寧 Enjoy”的意思…應該是…這CD是送我,而不是借我的吧?


真的要改名嗎?

胡珂寧,這個名字應該跟了我20多年吧? 聼媽媽說過,好像是我小學的時候,從“可凝”改成“可妮”然後才改成“珂寧”。 小學、中學同學都覺得我的名字很難聽,所以有一段日子,我很討厭我的名字。那個時期,也常有人把我的名字念錯(連老師都會念錯),我從來不糾正他們。 1994年,開始寫歌的時候,我決定走“親切”路綫…把姓氏(胡)去掉,所以在孫楠、郭舒賢等的專輯歌詞本,只看到“珂寧”在credits的部分。 我寫的歌不多,也沒有一首主打,最紅的可能是陳潔儀的《家事》…所以,我一點名氣都沒有。 在民歌餐廳駐唱的日子,總有人誤會我姓“柯”,還有不少人誤會我是本地創作/製作人“柯貴民”的妹妹。哈。前陣子踫到了FM972的子干大哥,才知道原來他也誤會了。 (題外話,貴民在FM933有一首很紅的歌—《愛是你眼裏的一首情歌》,最近製作了郭采潔的《你在,不在》) 在電臺工作的日子,傳簡訊給我的聽衆,也常會稱呼我“柯寧”。 上週六去看《羅生門》,實踐劇場的宣傳興致勃勃地幫我們拍了兩張照片,說要挂在他們的部落格。 我看到了照片,哭笑不得。果雄宣傳寫emailå’Œsms我的時候,都不會弄錯啊…(他被我捉弄了一番,還被我“硬性”要求不許把照片的mistake改掉…因爲我要blog!!haha) 大家潛意識都會把我的名字寫成“柯寧”,我也挺習慣了。 我媽建議,乾脆改名吧。 胡柯寧? …… …… 不要吧? 我還是喜歡,胡珂寧。:) 這一輩子最感謝媽媽的其中一件事,就是為我取了這麽好聽的名字。


Sorry太難 換No雞鴨 ok?

最近不知怎麽的,身邊一些“瘋”同事看了Super Junior的“Sorry Sorry”音樂錄影帶,迷上了副歌Sorry Sorry的招牌動作。 這些“瘋”人,時不時就會集体開始連歌帶舞地來一段Sorry Sorry… 很可怕。(想象幾個女人,沒錯,是說女人,不是女孩,唱完Sorry Sorry後還瘋狂大笑) 坦白說,這支MV的舞蹈編得實在妙,每個小節都有精彩動作。嗯,我也是那個…目不轉睛地看完這4分多鈡的MV。 我們這些同手同腳的聽衆/觀衆,是不可能掌握這些舞蹈動作,跳得像Super Junior如此帥氣的… 最近有一首“No雞鴨”歌,副歌那個“No雞鴨”動作比較容易學上手…而且,帶來的“歡樂程度”也不少… 如果Mascot的舞蹈動作不清楚,看現場的表演片段吧,林依晨跳起“No雞鴨”來還蠻可愛。 (這歌是由謝和弦創作的,不過我是從“洋蔥頭”哪兒聼到的)


如果他拿著吉他 唱情歌給你聼…

如果有個男孩,拿著吉他唱情歌給你聼,你會動心嗎? 會? 真的嗎? 因爲很浪漫? é‚£…如果他是這個樣子…你還會覺得浪漫嗎? 你在笑!! 這樣的“搞笑臉”…就不能唱情歌嗎? 這德性唱情歌給你,就不浪漫嗎? 給他一個機會,看看他在電影“Scandal Makers”裏頭唱“Because I love you”的片段吧: 電影原聲帶也不錯聼…今晚的SundayEleven會播另外兩首歌~ 哦,話説回來,如果真的有一個這樣的“搞笑臉”男生,拿著吉他深情地對我唱歌…嗯,我會笑。 不過,如果我對他有好感,我還是會被感動的。 部分劇照: | |


Encore 真好~

七月末,五月天來新加坡宣傳DNA演唱會,《我報》瑱玲想到了一個很好的“DNA”主題(解開五月天的D.N.A.),於是我帶著錄影師,把這個專訪錄下。 訪問第一個問題談到了10年前在臺北市立體育場的万人演唱會,怪獸講著講著,突然憶起那晚唱過《志明與春嬌》Bossa Nova版,好像就這樣決定在這次的新加坡DNA演唱會“再”唱。 我雖然臉無表情,内心卻狂喊著:“嘜啊~~~~~~” 一踏出訪問房間,我很難過地問瑱玲:“你沒事干嘛叫他們唱Bossa Nova版《志明與春嬌》?” 瑱玲很開心地回答:“很好聽啊。” “不是不好聼,只是,這是五月天的‘國歌’,演唱會那麽多粉絲,當然是要跟著唱原版才highå•Š….” 828那場,五月天真的唱Bossa Nova版… 唉。 (第二天)829çš„Encore,當《志明與春嬌》過門第一個小節的旋律響起,我興奮得從座位彈起來叫。 聽説嚇着前座觀衆。對不起。哈哈。 我不是故意的。 後來後來,《溫柔》也唱了原版(828的《溫柔》,間中穿插了張雨生的《天天想你》) 。 <—å•ŠBob拍的..不賴吧? 828å’Œ829çš„Encore曲目一樣精彩,嗯,回憶很多、興奮很多、感動很多、汗水很多、誠意很多、妒嫉很多、笑聲很多、‘嗶’聲很多…. 《戀愛ING》、《放肆》、《夜訪吸血鬼》、《突然好想你》、《溫柔》、《咿呀呀》(石頭solo)、《擁抱》、《志明與春嬌》、《I Love You無望》、《憨人》、《明白》、《愛情的模樣》….(上omy看部分的encore吧) 《D.N.A.》演唱會,會有Encore場嗎? 親愛的冰友… 我會繼續拿熒光棒的,放心,約我吧。


冰友 送你一首《笑忘歌》

829的那場五月天DNA演唱會,我是“被逼”買票的,後來後來,連熒光棒也是“被逼”買的。 買票?因爲很多個月前,賴同學用激將法“誘”我上鈎。 結果,829票房太好,五月天決定加多一場。 很幸運地,828(星期五)那天我被安排去工作,所以兩天的演唱會我都有得看。 828,賴同學買了6支熒光棒,分了一個給我。我轉身問陳同學:“30多嵗的人拿熒光棒,可笑嗎?” 前排的這群同事冰友,好投入啊。唱唱跳跳,好像一點都不累。 真羡慕。 828,聽到了《擁抱》、《I Love You無望》、《憨人》,一首首陪我走到後青春的歌,讓我抱著期待的心情迎接829的“DNA”。 829,我放下了筆記本,用力搖著熒光棒,忘我地哼唱著每一首熟悉的歌。 原來,我是心甘情願買了這一場演唱會的票。 間中,阿信說了這麽一段話:“看看你左邊的那個人,是不是你的好朋友?…(全場回應:是~)…右邊的是不是你的好同學?…(全場也很配合回應:是~)…今天出了這個大門之後,我相信你們都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現在請你們伸出你的手,輕輕地牽住你身邊的這個人…告訴我,如果這個朋友遇到了困難,你會不會陪他/她一起解決困難?….(會~~~)…如果他/她傷心難過,你會不會給他/她安慰?….(會~~~)…如果他/她沒有錢,你會不會借他/她錢?….(不會!)…如果你沒有錢,是不是找他/她借錢?….(是!!)…要不要和他/她一起走到將來?陪他/她一起直到永遠?….”[omy娛樂有視頻,點擊vodcast3看] 阿信話還沒說完,我的淚已經滑落了,只因爲我身邊朋友說:“你不牽我的手,以後就不要跟我借錢!” 去年的《回到地球表面演唱會》,我也一度落淚。我曾在部落格提過:每個人都有個搖滾夢。我的夢想,就是可以化身阿信唱《溫柔》(還你自由版)。去年的淚水,很心痛。 今年,好朋友牽著我的手高唱《垃圾車》、《笑忘歌》…今年的淚水,很感動。 這一輩子,可以跟一群好朋友瘋狂地看一場演唱會,真好真真好。 | 我站在這五個大男孩的正對面,劃了屬於自己的小舞臺。在他們看不見的小舞臺上,我唱著他們的歌,寫著自己美麗的故事。這麽多年,都是如此。 35嵗以後,我還會拿著熒光棒嗎?你不會笑我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