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it…sob sob..

如果這個演唱會成真…一定很震撼! ~Being the legend, I feel, it’s not just about the talent. It’s also how he influence people in a good way. 舞蹈員因爲他而跳舞;科學家爲了他的表演服而有新發明;樂手、歌手因爲他而更享受舞臺… 他的音樂、舞蹈、創意概念…依然在住在我們心裏…深深地影響著我們… You only have 2 weeks to catch the movie! Go watch it!


生日後 生病了

家人、朋友、新舊同事都很愛我… 大家都知道我喜歡巧克力蛋糕… 吃了3天的巧克力蛋糕,大概5個吧… 昨晚,身體開始發熱,然後喉嚨痛… 今早起身,失聲了… 但是,我還是很開心。 很開心很開心。 謝謝大家。 | | 這個周末,應該還有多幾個巧克力蛋糕。o/(^-^)\O


350是什麽?

昨天是“International Day of Climate Action”,你知道嗎? 清晨6點起身,就爲了參與這個由ECO Singapore、Vegetarian Society (Singapore)及ACRES主辦的活動(我只參加其中一項 — Aerial Photo at Hong Lim Park)。 | 上http://www.350.org官網看更多資料。 Here’s some FAQ from the local supporting team: What is 350? 350 is the safe limit for Carbon Dioxide and other greenhouse gases in the air. We are rapidly approaching 400. The last time the air was […]


對不起 已於事無補

道歉,是需要勇氣的。 P曾經說過,自己個性倔強、脾氣很硬,就算是做錯了,也不會道歉。對親人、情人,都是如此。 “對不起”這三個字說不說得出口,很多時候是尊嚴的問題。 幾個星期前,跟《早報》銘華聊起“原諒”這回事。傷害多少,才算嚴重?造成多少不便,才需要追究對錯?到了我們氣急敗壞、暴跳如雷的階段,有什麽補償的方式?他說,只要對方肯認錯、道歉,就沒有什麽好計較的了。 我認同,對方都已經放下尊嚴道歉了,我們還要他/她怎樣? 注:一再犯同樣的錯,一再道歉… 這樣廉價的“對不起”另當別論。 有些“對不起”,等想通要說的時候,卻因爲拖了太久,變得沒有意義。 跟朋友J聊起前天在“P.S.I Loved You”部落格寫的《有些對不起 已經沒有意義了》,她笑說:“有些人說抱歉,也只是讓自己的良心好受點”。 的確,有些對不起已經太遲了。 今年農曆年前,我在整理房間的時候發現,那把被我冷落多年的吉他已經毀壞不堪了(弦橋斷了)。 這把吉他,伴我度過民歌餐廳駐唱的歲月。趕場的時候,陪我擠巴士、趕計程車、日曬雨淋、跌跌撞撞…我們都這樣熬過來… 它卻在“休息”的時候,“崩潰”了。(它是在吉他袋裏“悶”坏的,熱脹冷縮,吉他弦一會兒太松、一會兒太緊,弦橋被扯斷了) 我非常心痛,卻已於事無補。


我的昆蟲頭

那天禮蓮生日聚餐,揮鄭說我的頭髮很象一種昆蟲,他小時候玩的一種昆蟲…他怎麽也想不起昆蟲的名字… 他很努力地形容。 我們怎麽樣都猜不到他說的是什麽昆蟲。 雖然,我們都是一群政府組屋小孩,但我們的童年是沒有電腦的,成群結伴到操場玩兵抓賊、“zero-point”…男生抓昆蟲嚇女生… 嗯,到底是什麽昆蟲呢?


å“­~ My Sister’s Keeper

昨晚,“My Sister’s Keeper”媒體預映之後,心情非常複雜。也許,曾經接觸過癌症病童一家,所以我想到了很多現實生活中的例子… 原本想一回家就把滿滿的複雜心情寫在部落格裏…可是…我哭到眼睛腫、頭巨痛…真的,寫不下…一開始想到電影畫面,就開始流淚。 是的,影片讓我從頭哭到尾,旁邊兩個陌生人,同樣泣不成聲。 | 今早,在bonjourçš„FB看到電影預告片,配上原聲帶Pete Yorn的“Don’t Wanna Cry”…又哭了一個早上。


我會負責的… :)

最近Meeko“病”了,這個blog是寫給幾個知情並問候的朋友…還有,我很少在朋友面前提起狗,不說不代表我不愛她。 算算,Meeko å¿«10嵗了(好快噢…也就是說它是人類的70嵗)!OMG!! 那一個晚上,與海蝶的同事還有當時的女子組合“兩個女生”到East Coast Park去喝茶聊天,看見了被遺棄的Meeko,還有它的兄弟姐妹。被它“無辜”的眼神吸引…結果它就成爲了我家的一分子。 一開始就知道它不是純種,應該混過Jack Russle吧?哈哈… 2006年,狗年,Straits Time訪問幾個養狗的藝人,當時我還是DJ,所以有幸被Featured…我和Meeko的照片刊登後,Mt Pleasant的獸醫Dr Quek主動跟我聯絡,他說Meeko的皮膚病挺嚴重(就凴照片),他說他想醫治。 從那時開始,我花在Meeko身上的“醫藥費”是有增無減。從幾十,到幾百,有一陣子,三、五個月就累積了上千元…我不是富有人家,這樣的開銷對我們家來説,是奢侈的。 可是,又不忍心看它“痛苦”。 兩個星期前,它抓傷了耳朵,發炎後積血,耳朵腫得好像一個網球!醫生說,必須開刀。這一個手術,又花了我$600…接下來的復診費,我不敢去想… 那天開玩笑跟同事SK說,如果狗的“醫藥費”可以用Medisave,我會輕鬆很多。呵呵。 曾經,有朋友勸我把狗送走,減輕負擔;曾經,有個男人,跟我分手時烙下以後他不會養狗之類的恨話;最近,不知住同棟樓哪個人/狗常常在電梯裏小便,惹惱了一些鄰居,有些誤會是我家的Meeko…唉~ Meeko雖然不是名種狗,可她也是有一條有血有肉的狗。 我既領她回家,就會負責到底。 (Meeko上週五動了小手術,耳朵縫了很多針。拍了這張照片…真的覺得她老了好多)


去年這個時候…

…我在日本。 好懷念那一趟旅行。 不久前,友人白了我一眼:“你不是說要好好blog關於那趟日本行嗎?都一年了!看死你不會寫!” 是哦,一年了耶。 我就這麽拖了一年!! 天呀,轉眼就過了一年。 我們究竟做了什麽?忘了什麽?實現了什麽?改變了什麽?反省了什麽?學會了什麽?恨了誰?愛了誰?忘了誰?變成了誰? 一年,不是很長的時間,回頭望,卻有太多太多存在記憶裏的事件,沒來得及整理。 親愛的“友人”,我會在下一趟日本旅行之前,把2008年的“浪漫逃亡”整理好。(哈哈,就如同我用一年的時間,慢慢“記載”我的《光頭日誌》)…哎呀,不過是日誌分享,不要給我壓力嘛。 從小,就夢想每天可以穿和服。10年前,在京都陪朋友扮演了一個小時的藝妓,當時應該是我生平第一次穿和服。去年,在漂亮的Nikko(日光),買了一件二手和服,可惜當時我光頭,穿著和服怪怪的….只好帶著帽子拍照… 希望在我年華老去之前,還有機會穿和服,“美美”地拍一張照。


雜談~ 尋找快樂 忘掉煩惱

最近因爲工作,影響了精神和心情…無形中,累積了不少負面情緒。越煩、越累,就越會發生一些不順心的事,讓我的心情更糟。 今天,尤其失望。計劃的事情,沒有一樣發生。 我討厭這樣的感覺,也不想傳染“負面情緒”。 冷靜了一個晚上,回想一些可以麻醉自己、忘掉煩惱的事情。我試圖尋找過去這幾天值得開心的事…其實不少。 單單那個“燉湯”…後來還延伸到“飛鼠嫂”的笑話,就撐了一個多星期,讓我們幾個越說越誇張,越講越快樂。 好啦,不可以總依賴不實際的事情(“笑話”)過生活…呵呵。 ********************************************************* 學拉小提琴和大提琴,是長大以後的心願。嗯…沒錢、沒時間,只好等以後如果有機會嫁人生孩子,再和小孩一起去學吧!(哈哈哈哈) 去年,低潮期的時候,無論是流行歌曲或電影配樂,只要有好聼的弦樂,我就會很陶醉。剛好,有幾首流行歌是由認識的朋友編曲,所以,我開始放話,希望有機會可以聼弦樂錄音。 機會渺茫。 因爲預算的問題,現在的Live弦樂都在中國錄音,製作人都把樂譜和錄音檔案電郵到中國,由那裏的負責人完成弦樂錄音,再email回來。 唉~ 昨天,意外得知Andrew來新加坡,為某新歌手歌曲搭Strings Quartet,一大早就“報名”去旁聽。 我終于如願以償。 而且,弦樂譜由KhengLong編寫,好聽到爆~ *********************************************************** 妙妙這趟去臺北公幹,被“怪嫂”拉到Stay Real專賣店,結果買了那件我也好想買的Hello Kitty long T-shirt… 有點貴,我真的買不下。 妙妙很好心地把漂亮的標簽送給我。哈哈。 本來想當作手機吊飾,可是怎麽都塞不進手機縫隙。於是,我把它拴在Guitar Case。 可愛吧?應該說…很帥吧!?    越看越開心。


æ–·

“It takes a couple seconds to say Hello, but forever to say Goodbye.  ” 朋友傳了幾個分手的quotes給我。整理了,放上“P.S. I Love You”部落格。 我喜歡這個~ Moving on is simple, it’s what you leave behind that makes it so difficult. “面對它 接受它 處理它 放下它”,這道理不難理解。 要真正做到,需要多少勇氣?需要多少取捨?需要經歷多少失落?….                                       才能看到彩虹? 可是,我們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