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敢說不幸福?

26日早上7點,簡訊聲響起。原來是在國外的朋友傳來的生日祝福。 之後,大半天都在回復簡訊和Facebook上的留言… 真的很感謝大家如此有心。原本今年不打算慶祝,很抱歉地推掉一些飯局..後來,我真的覺得太不好意思了,於是我今年的生日餐,大部分都排在下個星期。 收到的其中一個簡訊~~很聳但還是要說:要幸福哦! 我回~~謝謝謝謝。很聳但還是要說:有你們一路陪伴,我很幸福了! 真的很幸福:~ 1)上個周末,舊同事願意帶我去看K-pop Concert和《安全地帶》演唱會 || | B知道我最近因爲看了“71:Into the Fire”而覺得Big Bangçš„T.O.P.不錯,特地拍了幾張特寫照給我 | 喜歡B在Facebook上的post: 星期六的七道人氣泡菜套餐還來不及消化,昨晚又被召去安全地帶嗑壽司去,這個週末的日韓演唱會馬拉松終於告一段落啦,今天我吃素! 2) 有家人的陪伴… 媽媽說,生日一定要吃雞蛋 弟弟知道姐姐心情不好,即使趕著搭飛機(出國公幹),還是要唱首生日歌給姐姐(在機場的一個冷清Cafe) 3)小朋友怕姐姐我生日太寂寞,結果在我逛街逛到一半,突然殺到,拐帶我去吃生日餐和巧克力甜品! 可愛的四眼組合…其實姐姐我不是故意搞孤僻的。 生日當天最得意的收穫!!!! 4)有量身定做(特製)海報!!!oh yeah~~~ 有夢有希望!!感謝AL的創意… I Love you too!!! thank you BZ for doing this for me… 所有的簡訊,我都回謝了。 所有的Facebook留言,我也回應了。 接下來,是赴一個個belated的生日約會。 謝謝你們~~~ 很聳但還是要說:永遠愛你們 ♥


不只是我的《標準答案》

很多個月前,在某品牌的代言記者會,迪雅和楊佳盈“順便”宣佈她們將合體發專輯的消息。 很多個月後的某一天,我踫到了林倛玉(Jim),他說接了迪雅和佳盈的案子,正在收歌。當天,他很大方地給我聼製作好的幾首歌。 真好聽。 聼歌儅兒,Jim說她們還缺一首有concept的快歌。 不知爲什麽,當時腦海裏竟然出現了一段旋律,然後耳邊響起了兩人啦啦啦的聲音… 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很有感覺… 我告訴Jim,我想寫歌給她們,請他給我幾天的時間。 我想起了在記者會上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很熱鬧的畫面(她們兩個在一起講話,嗯,好像真的沒什麽冷場,而且可以講到很high…)。 我想象兩人爲了堅持夢想,一路上遇到重重波折,互相比較…看誰比較辛苦、誰比較無奈… 那個時候聽説迪雅在學吉他,所以歌曲的第一句很自然地出來了:彈吉他真的很難… 我幾天後帶著零零散散的idea和旋律,回去拜托Jim把我的想法轉告佳盈,請她將姐妹兩人的真實感受發洩在曲子裏。 發片兩個月前,我聽到了完成品。 很感動。 在沒有正面交際(溝通)的情況下,佳盈填上的歌詞,竟然就是我想象的畫面! 還有啊,Jim竟然把我原本亂七八糟的 Folk Rock feel,改編成我喜歡的Rock feel!! 這首《標準答案》收錄在插班生(迪雅和楊佳盈的團體名字)的新專輯《人生實驗課》,一張製作水準還蠻高的本地專輯,請多支持!


今天不是我的生日…

…可是卻收到好多禮物。 謝謝你們。 我今早在FB寫了:沒有永恒,快樂沒有 悲傷沒有 祝福沒有 咒駡沒有 富裕沒有 貧窮沒有 幸福沒有 痛苦沒有 真誠沒有 虛假沒有 堅強沒有 脆弱沒有 信任沒有 背叛沒有 誠實沒有 謊言沒有 城市沒有 森林沒有 喜愛沒有 厭惡沒有 和平沒有 戰爭沒有… …萬物,都有消失的一天。 幾個朋友都開始湊熱鬧,有開始幫我想歌名的、有開始“Rap”的,也有人對起了下聯: 凡事都有时,快樂有时 悲傷有时 祝福有时 咒駡有时 富裕有时 貧窮有时 幸福有时 痛苦有时 真誠有时 虛假有时 堅強有时 脆弱有时 信任有时 背叛有时 誠實有时 謊言有时 城市有时 森林有时 喜愛有时 厭惡有时 和平有时 戰爭有时… … 萬物,皆有时。 哪怕都会消失。把握让你快乐的有时,丢掉让你憎恨的有时~ 当‘没有’让你释怀,就让‘有时’让你开怀呗~ å—¯… 謝謝你們。 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可是你們卻選擇說我想聼的話。


我是Miss KN?

以下是一個讓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話説,星期四一早,某朋友sms問我:“Eric(黃韻仁)blog裏頭的Miss KN,是不是你?” 沒什麽事,Eric幹嗎寫我? 嗯,去看個究竟:How to deal with Rumour Mongers and Naysayers in the music industry? 朋友說,這圈子沒有幾個人的名字,initial 是“KN”,所以幾乎所有看到Ericçš„blog的人,都認爲KN是我~~~~~珂寧!!!! 雖然我非常肯定blog裏頭的Miss KN不是我,但也不希望(萬一)是因爲什麽誤會,而造成大家心裏有疙瘩。於是,我發了一個簡訊問他:“eh, someone asked whether your blog’s Miss KN is me….errmm, I never know how much FM charged for music production leh..haha” 他在數分鐘内回電,狂笑了一陣:“of course it’s not you lah!!!!” 原來,原來,Miss KN只是代號!!! 我哭笑不得,聼Eric在電話另一端一直笑,我吼他:“there’re not many people in Singapore (in […]


低調的華麗

這幾天從各界的報道,才更加了解李資政夫人。 我一向來都很欣賞“低調處理高調事”的人,這是我努力的方向。 向李資政夫人敬禮,一路好走。


hello..天使在嗎?

我又把頭髮剪短了。 我以爲又可以留長髮… 可是,一瞬間又把頭髮剪短了。 沒錯,我心情不佳。 (好久沒有在部落格發洩了…哈哈,爽!) 真的有天使嗎? 我現在的頭髮,和Sarah McLachlan的一樣,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