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The following is a list of all entries from the BotakDays 我的光頭日誌 category.

taipei Bremen, you made me laugh!

正在寫“光頭日誌”的Day48~51事件和心情…那幾天,我在臺北。 一邊看照片,一邊想部落格内容。 突然,很累。 前兩天都睡得不好,今天睡意特強,應該珍惜這樣的“感覺”,馬上睡覺才對… 每天每天,都有好多好多想對你說的。可是,我的精力就只剩下這一點。所以去年旅行的心情,我一直都還沒說。 這些,是我在臺北買的“戰利品”,我猜你也會喜歡。 這些塑膠貼紙可愛吧?無論誰看了,都應該會開心吧?


落髮Day42: 小心變光頭肥仔!

16/8/08 星期六 (太陽/雨) 中午安排了一個錄影工作,就是帶郭靜到Four Seasons Hotel吃不同口味的月餅。大大小小的月餅,一層曡一層的香檳、巧克力、rum、figs….好多特別的綜合材料。 哦對,還有榴蓮口味!Four Season的醇正榴蓮月餅,不是要就有得吃,要預定,師傅才會做。 我本來還想拿榴蓮嚇郭靜(因爲很多臺灣、香港和中國的藝人都很怕榴蓮的味道,一聽到“榴蓮”臉就發青),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她喜歡榴蓮!哈哈。 真幸福,別人要排隊買的月餅,我託福可以嚐到幾口! 錄影工作一完,飛奔去會合麗梅和兩個舊同事,我們約好去JB大吃大喝! 落髮的一個多月后,這還是我第一次“出國”。 之前有人提醒過我,出境一定要帶著“為慈善剃髮”的證書,因爲光頭的女生會引起警察的注意。這一點,我是在關卡才想起… anyway,我們很順利就過境了。我也沒有發現任何不友善的眼光(注視我的光頭)。 去吃了我很喜歡的果條仔… 我們叫了滿滿一桌的食物(真的是餓到…) !!! | 後來,麗梅約到了謝韶光,還讓他帶我們去吃Donut… 我點了Double Chocolate,雖然很sinful…但是…真的沒辦法…抗拒…誘惑… | LOOK AT THE CHOCOLATE!!!! OMG!! it’s oozing out!!! & it really goes well with coffee!!! | 本來大家説好要吃了海鮮或是炒米粉才回新加坡,可是我們肚子裏裝滿了各種甜食、咸食,尤其是我,有幾個月餅、果條仔和配菜、3個Donut和一杯咖啡…真的沒有多餘的空間可以裝其他的美味食物了。 回到家站上體重機,天啊,好像重了兩公斤! 可怕~ 吃吃吃,這樣無節制地吃下去不是辦法!朋友笑我:“小心變光頭肥仔!” 麥啊~


我 還可以為你做些什麽?

每天早上起來,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空瓶子。一天下來遇到的人事物,就像不同口味的飲料,慢慢一點一滴裝進瓶子裏。每天每天,瓶子裏裝了什麽、填了多少飲料、可口的、無味的…到了夜晚,等待“驗收”。  正在重復聼徐佳瑩的《失落沙漠》。 MV裏有一句話深深吸引我: 未來我得到的還會有很多,但失去的,只有你一個。 今天(6月5日)  一如往常。 工作  焦慮  放空  吸收 聊天  訪問  興奮  感動  失落  趕時間  想新計劃  胡思亂想 阿妹張惠妹是今年世界宣明會委任的“飢餓三十”大使,這幾天也將在新加坡做一系列的宣導活動。今午,我出席了記者會。 不一樣的愛心大使,即使去世界各地不同的貧民區,可以分享的感觸和感受都大同小異。可是,阿妹說的一些話卻感動了我。然後她提到行善要發自内心,也強調在自己能力範圍内做善事是最重要的,自己先照顧好自己,才去照顧別人(這些,我去年也跟CCF的負責人說過)。當下,我回想了好多事情… 前幾天的聚會,有朋友問起,我今年還會不會再為癌症病童剃髮。另一個朋友擔心我嫁不出,搶著回答:“不要吧?” 其實,我並不怕我“光頭”會嫁不出,只是,我想用我現有的能力,為另一個慈善團體做些什麽。所以,今年我不會參加“落髮行動”。 阿妹在印度的貧民區,不經意地唱了一首兒童民謠,讓當地小朋友聼得很樂,在看錄影片段的記者們也感染了那份積極正面的力量。 我,還可以爲了誰,做些什麽呢? 傍晚,看了一部紀錄影片“HOME”。 我們的地球已經“毀壞不堪”了,兇手當然是我們自己。紀錄片最讓我氣憤的一個message是,全球消費在軍事武器的資金是超越環保(拯救地球)工程的12倍! 唉。氣憤,又有什麽用?我少用紙巾改用手帕、盡量分類垃圾…這些小小動作,是不夠的。 我,還可以為這個地球作些什麽呢? 放工之前,滾石唱片傳了徐佳瑩的《失落沙漠》MV給我。剪輯師都有其他工作,我無法插隊convert,唯有下周才把MV上載到omy娛樂。 (一次一場探訪癌症病童的活動,當時徐佳瑩和參訪者置身於小朋友、家屬和醫護人員中,氣氛熱絡溫馨,其中一位護理長懇請她現場演唱之前比賽時表演過的《失落沙洲》,部分歌詞唱出了那些失去孩子們家長的心聲) 剛剛,一邊看著MV,一邊反省…我是時候身體力行,做些什麽了吧。 失落沙洲 詞曲: 徐佳瑩 又 来到这个港口   没有原因的拘留 我的心乘着斑剥的轻舟   寻找失落的沙洲 随 时间的海浪漂流    我用力张开双手 拥抱那么多起起落落   想念的 还是你望着我的眼波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只是当又一个人看海 回头才发现你不在   留下我迂回的徘徊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只是当又把回忆翻开 除了你之外的空白    还有谁能来教我爱 […]


落髮Day38:精彩的一天 又玩彩妝 又狂吃冰淇淋

12/8/08 星期二 (太陽/雨) 早上9am~12nn@Tangs Orchard 一大早就準備拍攝《Shop!突擊隊》。 今天介紹IPSA的秋冬彩妝…我安排這個project的時候非常興奮,因爲可以試用還未登場的新產品! | | 愛上化妝品,是自加入海蝶製作公司後的事。之前,我只愛音樂,不愛打扮。在海蝶先認識了伊雪莉,再來有兩個女生和陳潔儀,她們不但和我分享化妝技巧,也會不時讓我試用最in的彩妝。偶爾,我這個屬於製作部的工作人員也有機會帶通告,看着著名彩妝師為我們家歌手上妝,我在一旁也學到不少。(我的化妝技巧都是這樣一路學來的,本地彩妝達人Andy Lee有讚過我的眼妝功夫“還可以”….喂,別笑!“還可以”算不錯了!眼妝不容易化哦~*自我安慰*) 話説回來,光頭讓我的輪廓鮮明,沒有頭髮遮掩,整張臉赤裸裸擺在別人面前,妝化不好,一目了然。 今天IPSA的彩妝大師從來沒有為“光頭”化過妝,我猜,某個程度上她應該是有“壓力”的…嘻嘻。 整個拍攝還算順利。中午回到公司踫到DJ克敏,她說這個妝淡淡地、很自然,很適合我。 晚上8pm @ u.d.d.e.r.s. Ice Cream 前陣子心情低落到谷底,DJ安娜知道我喜歡巧克力,就請我去吃她在節目中介紹過的Dark chocolate Orange冰淇淋。 第一口便愛上了~ 後來的每一天,我都在想這個冰淇淋… 終于終于忍不住,索性約許久沒見面的詩嘉去,她那麽瘦,應該不會以“減肥”為理由推掉我的約會吧?呵呵。 | | 前陣子因爲心情不好,我不但沒有食欲,還上吐下瀉,結果體重剩下40公斤。還好,瘦了。讓我可以放縱地一口氣吃3 scoops of ice cream和一個pancake,還有我最愛的不加糖白咖啡! |


落髮Day32:借花獻佛

6/8/08 星期三 (陰/太陽) 今天中午出席《12蓮花》記者會。Media Kit竟然還包括一朵蓮花!!真是搞笑。 有同行看到光頭的我拿著蓮花,取笑我:“阿彌陀佛,你這個樣子真的很象出家人!哈哈。記者會後你可以直接去對面街的觀音廟,借花獻佛!” zzzzzZZZzzZZzz 當天出席記者會的,除了Royston導演和演員們,還包括負責原聲帶的黃韻仁和本地寫詞達人小寒。 小寒看到我第一句話:“很好看!” 認識小寒那麽久,好像沒有和她單獨拍過照 …我們的“第一次”,竟然是在我光頭的時候!


落髮Day28,29:Singfest活動上 竟然有人要買我的粉紅帽!

2/8/08 星期六、3/8/08星期天(大太陽~~~熱!!) 這兩天的Singfest大型音樂活動,讓我小小的興奮了幾天,因爲Traviså’ŒJason Mraz都鐵定來參加。其他象是Simple Plan、One Republic、Alicia Keys、Jamie Scott…還有我小時候的“情歌天王”Rick Astley,我都不太介意看。 很多年前,我錯過了Travis的演唱會,所以這次我絕對不能錯過! Travis的表演安排在Singfest的第一個晚上。爲了霸個好位置,我很早就到Fort Canning的中央舞臺等候。由於場地很大,縱然有幾千個支持者,草地兩旁還是找得到地方舒服坐下,所以不算太擁擠、悶熱。 Singfest的第二個晚上,我因爲工作的關係,也抱著“take it easy”的心態,所以很遲才去Fort Canning。結果估計錯誤,原來要看Jason Mraz的歌迷是以“万”來算的! 人多到….在車裏都覺得熱(哈哈,誇張了點)!車子根本擠不進停車場,Fort Canning草地的走道都是人,從山波下要走到山上(廁所),至少要20~30分鐘。 | 正當我很難過擠不進人群看Jason Mraz的時候,踫到了兩個熟人!潔儀和舊同事Tasmin。 她們跟我一樣,都是沖著Jason Mraz去的。 | Singfest,跟我“光頭”有什麽關係呢?哈哈…有! 要不是因爲我“光頭”,我應該不會想要戴帽子。(*_^) 那兩天我選戴的帽子,是粉紅Velvet的鴨嘴帽。 第一晚Travis唱到一半的時候,有一個蠻帥的年輕洋人(約20嵗) ,可能是喝多了(活動有啤酒商賣啤酒),突然拍了我肩膀兩下,然後遞了$14給我說:“Can I buy your cap?” 我一開始並沒有應他…他不死心,很堅持地問了第二次。我轉身回答:“NO!” “Why?” “Because I need it. & it cost more than that.” “Why? I like it! ” “Oh, Thank you…but I […]


落髮Day26:我也渴望擁有Misia的Dreadlock Hairstyle

31/7/08 星期四(大太陽~~~熱!!) 爲了Decimo X Aniversario De Misia演唱會,主辦單位特地安排了米希亞(Misia)來新加坡宣傳,也理所當然地安排了一個媒體見面會。 喜歡Misia當天的“黑人雷鬼”髮型(Dreadlock Hair),可惜我頭髮稀少,弄了這樣的髮型,白白的頭皮會很明顯,扁扁的頭會很不好看…還有啊,很久以前也辮過類似這樣的Hip Hop頭,結果拆掉辮子的時候,掉了一半的頭髮!哭死了~~~ 當天Misia媒體見面會的主持人是陳麗儀。她跟我打了招呼后,摸了摸我的頭說:“哇,你的頭髮很軟。” 噢,真的嗎? 哈哈,從來沒人這麽說過哩。 後來BZ告訴我,麗儀誇說光頭讓我的五官很突出,還蠻適合我的… 哦~ 感動呢。 到現在,我都沒有機會謝謝她的誇獎。哈哈。 謝謝咯~ 主辦商家給記者的小禮包有一個Hip Hop擋光眼鏡…光頭的我戴上它,還不賴吧?呵呵.. | Misia的歌曲中,最受歡迎的應該就是《Everything》。


落髮Day23:鬼故事,聽到頭髮站!

28/7/08 星期一(大太陽) 農曆七月,omy想了一堆“鬼”單元,來點好玩的。 今天,幾個omy同事躲在4樓的剪輯室,関燈製造氣氛,輪流講“鬼”故事。 講著講著…說到恐怖的地方,女生都會尖叫連連。 半個小時後,我去開燈。 文彪指著我的光頭:“哇!你聽到頭髮站起來啊!?哈哈哈哈哈….” ************************************************** 落髮前,找來很多好朋友吃飯拍照…其中包括本地前組合《Seven》的Clarence。碰了幾次面,拍了幾次照(可惜Clarance的寶貝Zann在美國上課,我的“光頭系列”少了她)。 落髮前后,Clarance的頭髮都沒變…我的差別就大咯~


落髮Day20, 22:阿寧!Steady ah~~ 洗臉不用愁

25/7/08 星期五(小雨/晴) 今天訪問蔡淳佳。 好久不見,她的氣色越來越好。98年認識她到現在…哇!都10年了!大姑娘越來越漂亮,越來越有氣質~ 阿佳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哇!阿寧!Steady 啊!很好看!” (阿佳和她哥哥蔡立章都很喜歡說“Steady”,呵呵,可愛吧?) | *********************************** 27/7/08 星期天(小雨/晴) 今天睡前想腹面膜。於是,把好久沒有用的mud mask拿出來,再不用就變石頭了! 從前,腹用再洗除掉mud mask是件痛苦的事,因爲不僅會佔到頭髮,最後還會弄得全身溼嗒嗒的,真麻煩! 今天,清洗過程方便多了!


從來沒有後悔剃髮

最近,還是常有人會說:“你的頭髮長了…”、“你的頭髮長得好慢哦…”、“頭髮長出來了,比較好看咯…” 部落格的counter顯示,還有不少人看“光頭日誌”這個category…哈哈,還蠻好奇誰在看的。 本來我當初的想法是要寫一個100天的光頭日誌,然後給它取個名… 類似《我光頭的100天》、《100天的光頭生活》bla bla… 結果,很多時候我都忘了把點滴紀錄下來…結果,我的頭髮就這樣一天天長了… 那天,朋友的朋友問我,有沒有後悔把頭髮剃掉? 沒有。 從來沒有後悔過。 聽説頭髮兩、三年后才會長過肩膀…所以,落髮前的那一個月,我不停地拍照… (這是公司的廁所,哈哈,連上廁所都不放過拍照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