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The following is a list of all entries from the omy category.

在虛擬世界找尋慰籍

不久前S.H.E.為代言產品來新加坡宣傳。 在小組訪問,聊起了S.H.E.的香港演唱會。据知,S.H.E.爲了要呈現一場富誠意的演出,在很短的時間内密集練歌、練舞,結果在籌備過程,因爲壓力太大而陷入“憂鬱”,幾度崩潰。(omy.sg有視頻) S.H.E.三人各自談起“壓力指數”。 Selina說她第一次哭的時候,是某天練舞回家,心裏一直想“只剩下幾個禮拜了,天啊,我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馬上就哭了。 她接著又說:“哭完以後,我就去‘種菜’了…”(上Facebook的《開心農場》收割並耕種) 全場笑成一團。 到虛擬世界疏壓,已經是城市人的一個習慣。從前,似乎只有“性飢渴”的人,才上色情網釋放那方面的“壓力”,現在網絡通訊發達,什麽都有,在現實生活中無法實現或達到的,到“虛擬”世界去完成“夢想”也不錯!可以開自己的餐廳、在農場種自己喜歡的菜、養很多很多魚、做一個最英勇的武士、煮一桌美味佳肴、開遊樂場… 我最近也開始依賴“虛擬世界”,滿足我的小小“欲望”。 最近經濟上出了點小狀況,一連串的事情一單接一單發生,我快受不了了。很想大哭一場。 壓力真的很大。 那天睡前,上Facebookçš„Farmville,重新“設計”了我的農場。增設了一個嘉年華遊樂場、買了一個小池塘給烏龜和鴨子、添了好幾棵楓樹… 農場變漂亮了。 心情也變漂亮了。 最開心的是買了一個花園涼棚,因爲Farmville時不時會附送美麗的花朵… 這正是我夢寐以求的小天地。在城市裏透不過氣的時候,可以躲進這個花園裏放慢腳步,多好。 那天跟安娜聊起此事,我們都答應要互相提醒,不可以陷得太深。畢竟,虛擬世界的花草樹木只可供欣賞,瓜菜水果是不可能填飽肚子的。


Casual Poet,我會想念你的

今天約了好久沒聯絡的朋友喝下午茶。 在“約會”的地點(Holland Village)遇到Casual Poet的可愛小老闆娘(詩妮) ,她說出門之前剛好看了我的部落格。我不好意思地說:“好久沒有更新了…’brain-dead’…呵呵。” 剛剛點擊Casual Poet的部落格…赫然發現Casual Poet即將停止營業!啊~~~如果我早一點知道這件事,今天下午就會多關心一下詩妮… 唉~~ 不久前,到Casual Poet出席本地Indie歌手黃碧燕的音樂分享會,非常喜歡那一夜的氣氛。之後,碧燕要我也在Casual Poet辦一場小型音樂會。 我有點心動。 唉。 第一次去Casual Poet,是因爲《我報》同事安排盧廣仲在那兒“吃早餐”,我們omy.sg順便側拍。那天,我弄了一個恐怖造型,結果沒有嚇着盧廣仲,反而是讓工作人員傻眼。 希望詩妮早日找到更好的地點,讓創意人和文藝人有個很好的空間相聚、交流。 祝福滿滿,加油~


Radiohead “High & Dry”,Making Me High Again

月初,Universal唱片公司傳來電郵:“Just want to share with you that we have a new compilation coming out next week.  It’s a JV between us and Warner Music called A Song For You.  This is set for release next Monday and we are all really excited about it.” 看了看歌單…wow,it’s making me excited too! 哈哈。因爲,都是唱作型歌手的歌,而且半數以上都是我喜歡的! CD1 1.     Zee Avi                          […]


如果他拿著吉他 唱情歌給你聼…

如果有個男孩,拿著吉他唱情歌給你聼,你會動心嗎? 會? 真的嗎? 因爲很浪漫? é‚£…如果他是這個樣子…你還會覺得浪漫嗎? 你在笑!! 這樣的“搞笑臉”…就不能唱情歌嗎? 這德性唱情歌給你,就不浪漫嗎? 給他一個機會,看看他在電影“Scandal Makers”裏頭唱“Because I love you”的片段吧: 電影原聲帶也不錯聼…今晚的SundayEleven會播另外兩首歌~ 哦,話説回來,如果真的有一個這樣的“搞笑臉”男生,拿著吉他深情地對我唱歌…嗯,我會笑。 不過,如果我對他有好感,我還是會被感動的。 部分劇照: | |


Encore 真好~

七月末,五月天來新加坡宣傳DNA演唱會,《我報》瑱玲想到了一個很好的“DNA”主題(解開五月天的D.N.A.),於是我帶著錄影師,把這個專訪錄下。 訪問第一個問題談到了10年前在臺北市立體育場的万人演唱會,怪獸講著講著,突然憶起那晚唱過《志明與春嬌》Bossa Nova版,好像就這樣決定在這次的新加坡DNA演唱會“再”唱。 我雖然臉無表情,内心卻狂喊著:“嘜啊~~~~~~” 一踏出訪問房間,我很難過地問瑱玲:“你沒事干嘛叫他們唱Bossa Nova版《志明與春嬌》?” 瑱玲很開心地回答:“很好聽啊。” “不是不好聼,只是,這是五月天的‘國歌’,演唱會那麽多粉絲,當然是要跟著唱原版才highå•Š….” 828那場,五月天真的唱Bossa Nova版… 唉。 (第二天)829çš„Encore,當《志明與春嬌》過門第一個小節的旋律響起,我興奮得從座位彈起來叫。 聽説嚇着前座觀衆。對不起。哈哈。 我不是故意的。 後來後來,《溫柔》也唱了原版(828的《溫柔》,間中穿插了張雨生的《天天想你》) 。 <—å•ŠBob拍的..不賴吧? 828å’Œ829çš„Encore曲目一樣精彩,嗯,回憶很多、興奮很多、感動很多、汗水很多、誠意很多、妒嫉很多、笑聲很多、‘嗶’聲很多…. 《戀愛ING》、《放肆》、《夜訪吸血鬼》、《突然好想你》、《溫柔》、《咿呀呀》(石頭solo)、《擁抱》、《志明與春嬌》、《I Love You無望》、《憨人》、《明白》、《愛情的模樣》….(上omy看部分的encore吧) 《D.N.A.》演唱會,會有Encore場嗎? 親愛的冰友… 我會繼續拿熒光棒的,放心,約我吧。


照片會説話(之 伍佰一點都不可怕)

五月中,接獲要訪問伍佰的消息…差點暈倒。 不知爲什麽,要訪問伍佰老師,壓力很大。記得很多年前在電臺,唱片公司安排伍佰上君偉的現場節目,之後再跟我做一個預錄訪問。當時,君偉和我都是第一次接觸伍佰老師,兩人忐忑了一整天。 後來,兩個節目都非常順利進行,老師也開心地離開電臺….我很“酷”地等伍佰老師走出錄音室,然後抱著君偉大喊:“yeah~~~ 完成了!!!” 那天之後,覺得伍佰老師一點都不可怕,好聊的很。 可是,那麽多年了…老師應該忘記我了吧?要訪問他….唉…又冒起了無名恐懼。 這一次,《我報》 Mervin提議跟老師聊關於他推出的兩本攝影集《伍佰 風景》和《伍佰 故事》。訪問的兩天前,我終于有時間跑去買書來K。 我,愛上了《伍佰 風景》。 有一部分,記錄了新加坡。。。 | | 看完了《伍佰 風景》,真想提起背包,放下一切,去旅行。 那天的訪問,大家聊得很開心(可以上omy.sg看視頻)。之後,我和Bob-san還當起了書迷,請老師簽名。 其實,伍佰老師一點都不可怕。


寧願別人負我?

“寧願別人負我,也不要負人…” 這是品冠奶奶生前灌輸下一代做人的道理。 訪問中,當品冠提起奶奶說過的這番話,我有點小小感觸… 現在的人,大多數都先想到自己的幸福和利益,很少願意“吃虧”。很多人,在爭權奪利的過程,或爲了保住自己的身份地位…不斷不斷地“負”人。 如果每一個人都可以擁有“寧願別人負我,也不要負人”的心態,世界就會和平一點。


10年了,默契不減

昨天,趕著剪輯五月天的記者會片段…在時間的壓力下…我還可以一邊剪、一邊笑… 10年了,他們還是可以互相調侃(不發標)、互相吐嘈(不臉黑)…連記者問關於最近賍車的事件,他們還借題發揮,不斷“酸”冠佑…


One Day in Your Life…You’ll remember Michael Jackson somehow

一聽聞Michael Jackson逝世消息,冒出第一句話是:“怎麽可能!??”!他不是才剛宣佈復出演唱的消息嗎?我還半開玩笑地跟剪輯師說,Michael Jackson一定是受不了壓力,然後決定用“死”來應對問題,之後他可以再去整形變成另一個樣子,做個平凡的人,過開心的日子。 我一直都覺得他身上背著的擔子很重。我們這群平凡族,都受不了每天芝麻綠豆事情所帶來的小壓力…更何況是Michael Jackson… 前天中午,整理了他的一些相關消息,我漸漸接受他離去的事實。其中在“Michael Jackson 永遠的King of Pop”看到一段由他的經理人發出的聲明,我頗有感觸: “作为第一次猥亵儿童案期间为Michael Jackson服务的经理人,我必须承认,对于今天这样的悲剧我并不感到意外。 多年来,Michael的生活十分艰难,他一直在自我毁灭。他的才华无可非议;他给世界规范、准则带来的不安也同样无可非议。 而一个人完全无法承受这样的长期高压。” 我從小聼Michael Jackson的歌,他是我的第一個黑人歌手偶像,在我的成長歲月留下了很多美好片斷,如:偷偷地收集他的海報、逼弟弟學跳他的舞(因爲我弟弟也叫Jackson!)… Michael Jackson也是第一個行善感動我的人。他用歌曲唱出貧困人們、動物、大自然、地球上一切一切所需要的關愛。 然後,全球人都聽到了。 從他1985年與Lionel Richie合寫的“We are the World”,到1992年創作/製作的單曲“Heal the World”到後來後來的“Earth Song”…. 全球人都聽到了。 可是,在猥褻兒童案發生以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挺他的人,堅信他是被陷害的;反他的人,堅決他就如同他的面貌一樣“醜陋”。 昨天《早報》同事洪銘鏵在專欄裏提到:Michael Jackson是全世界慈善貢獻最大的藝人,幾十年孜孜不倦的慈善事業高達3億美元;憑著他的偉大人道貢獻,他得過兩次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Michael Jackson的影響力不只限於音樂。 據説,美國著名R&B歌手Usher這麽認爲:Michael Jackson是第一個讓全球不同膚色的人都接受並喜愛的黑人,要不是Michael Jackson,今天就不會有Oprah Winfrey,而BARACK OBAMA也不會成爲美國總統。 或許,你只記得他的八卦和醜聞,但是有一天,你會想起他對地球的偉大付出。 One day in your life You’ll remember a place Someone touching your face You’ll come back […]


現實,太殘酷

今早到公司,看到的第一條娛樂新聞:朱智勛吸毒  被判緩刑一年。 此刻,恰巧《我報》娛記IM問我一些事情,我就開玩笑地把omy上載的“朱智勛”新聞copy給她,然後寫了一個這樣的標題:坐牢還那麽帥。 她“slap”了我一下,然後hahaha地回:“醒醒吧” 被她這麽一“Slap”,我突然想到了一件無關聯的事,有點小感觸,便回她:“現實太殘酷,你就讓我冬眠吧。”(編織“美夢”、看帥哥,挺快樂的) 真的,現實好殘酷,我寧願繼續睡覺做夢。可是,我總是太清醒,所以才會覺得現實殘酷。 @@@@@@@@@@@@@@@@@@@@@@@@@@@@@ 晚上,遇見了一個不久前發片的本地獨立歌手,小聊了一會兒。 談話中,她好幾次提到:“Maybe I’m too naive…xxxxxx” 她說,她“天真”以爲很容易落實的計劃,似乎變得遙不可及。 我有鼓勵她,叫她堅持,不要放棄。 可是,我知道,她將會經歷很多殘酷現實的考驗。 我十五年前進入這個音樂圈,從一開始前輩的指點,到後來自己跌倒體悟;從一個“無知”創作人的角度,到後來變成從唱片公司的角度,到後來的後來從媒體的角度看本地的音樂,坦白說,我是有一些無奈的。 現實…是殘酷的…身邊有多少織夢少年的希望被歲月粉碎? 雖然如此,我還是沒有放棄對本地音樂的支持,獻上我能力範圍内的小小“力量”。 沒錯,現實很殘酷…但我還沒有完全低頭。